簡体版
聖經簡報站 BiblePoint.net


下載Word檔 
下載PowerPoint檔   下載英文版  冒犯與饒恕


處理冒犯

Dealing with Offense

修築修築大道,撿去石頭。(賽62:10)

  神將以大能的行動造訪祂的教會;但在此同時,祂的許多子民卻被絆跌、挫折和癱瘓。我們當如何挪去絆腳石,使他們加入奔走天路的行列呢?這篇及時的信息能協助挪開絆腳石,釋放並預備每一個主內的肢體,充分投入神即將來臨的行動中。

亞伯特.翟爾(Albert Zehr)著

 

譯註:本文中的offense,在聖經中被翻成「跌倒」、「絆跌」、「不服」,本文原則上均翻成「冒犯」。

 

 處理冒犯

  有一位原本非常英俊、充滿潛力、大有前途的國王,卻喪失了一切──包括他的呼召和生命,只因為他未能處理一件冒犯他的事。他的名字叫押沙龍。

  只有主知道,究竟有多少信徒因為被冒犯,而陷於作工無果效、喜樂被剝奪的光景。因為被冒犯,許多一度是親近美好的關係遭到摧毀,被猜疑所取代。

  其實這並不令人意外,因為耶穌已在馬太福音24:10預言說,末世必有許多人跌倒(被冒犯),這種狀態甚至會使他們易受假先知欺騙。最令人驚訝的是,許多人跌倒,是因為被主冒犯。(太11:6;13:57;路7:23)

  但我相信,那些被冒犯的人能被復興,因為現在正是復興的時候!這篇信息是談到「冒犯」有多麼詭詐,和我們如何處理「冒犯」。我在許多國家分享這篇信息時,神藉著它醫治許多人。許多人要求我將它寫成文字,因為它已被證明是這時代的信息。願它移去屬天大道上的許多絆腳石。

 

 吞下誘餌

  「冒犯」這字是從希臘字skandalon而來,是用來形容陷阱裡勾著誘餌的部份。當獵物咬住誘餌時,skandalon就觸動機關,將獵物關在陷阱內,任獵人宰割。

  由此可見,「冒犯」是撒但用來誘捕信徒的主要誘餌之一。一旦落入牠的陷阱裡,撒但就可輕易用憤怒、怨恨和批評充滿他們的心,然後帶來分裂和背叛。這當然也會奪去他們的喜樂,使他們在屬靈上失去用處。

  因此我們應學習如何認出這誘餌,不要上鉤;如果不小心上鉤,該知道如何處理。

 

 在神手中有用的人必須勝過冒犯

  雖然冒犯的事是免不了的,且常是負面消極的,但我們發現主所經常使用的僕人,需要學習勝過冒犯,最終這些經驗會成全他們,使他們在主手中更加有用。讀者也許會想仔細研讀以下的例子,但我們在此只簡略的提說一二:

  約瑟有許多機會被冒犯──被他的哥哥們、被波提乏的妻子、被酒政…,如果他吞下誘餌,他將成為一個苦毒的復仇者。但他卻勝過了,並提升自己的視野,以致能說出:「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創50:20)

  摩西企圖糾正他同胞的過犯,但遭到反嗆,無疑他也被主冒犯。但40年在曠野的牧羊生活,使他勝過這個冒犯,以致他可以在日後,勝過那些愛發怨言之以色列人對他的冒犯。

  大衛是兄弟中最後才被叫來見撒母耳的;他和歌利亞戰鬥之前,被哥哥們嘲笑,掃羅也誤判他;但他沒吞下冒犯的餌,所以一直可以被主使用。

  大衛至少有一次差點被冒犯而跌倒,幸虧被亞比該拯救,脫離冒犯的陷阱。撒母耳記上25章,大衛被拿八冒犯後,正走在報仇的路上,但亞比該謙卑、得體的懇求,拯救了大衛。大衛如果在此時吞下冒犯的誘餌,有可能喪失他的未來。如果我們願意敞開心聆聽的話,有時我們的配偶或好友能救我們脫離冒犯的誘餌。

  這故事也顯示,我們需要一些能溫柔地約束別人,使他們不吞下誘餌,甚至引導他們遠離陷阱的人。不僅聯合國需要「締造和平的人」(太5:9),基督的身體也需要。亞比該為她有罪的丈夫代求,甚至挨他的罵,願意補足他的缺欠。如果教會裡有更多亞比該,許多時候冒犯可被化解,甚至避免。

 

 對於冒犯的處理是末日的一大要務

  想一想為什麼耶穌會說,跌倒(就是被冒犯)的事在末後的日子會愈來愈普遍(太24:10)。當神的行動加強、加速之際,被誤解的可能就隨之加增。有一處經文頗能描述現今的光景:「這條路你們向來沒有走過。」(書3:4)當神呼召我們進入一個我們所不了解的領域時,我們被冒犯的可能性就大增。

  提後3:13、啟12:12、彼前5:8-9和其他經文均指出,末後仇敵的攻擊必加增,不用說,「冒犯」必然是牠的主要工具之一。

  在此同時,主希望預備和煉淨我們,使我們能在末後的大收割中為主所用(來12:5-6)。我們稍後會看到,冒犯會把我們裡面的老自己顯明出來,因此主會藉著冒犯來管教和煉淨我們。如果我們願意讓主光照,讓主在我們身上作工,我們被冒犯的經歷,其實可以使我們加速成長,加速變化。

 

 冒犯的本質

  讓我們仔細看看「冒犯」的本質是什麼。「冒犯」其實就是別人(或神自己)的所做所言,與我們的欲望或期待相反。雖然我們通常會認為冒犯者的行為是錯誤的,其實是我們的期望或利益未獲滿足,或我們自覺人格遭到侮辱。

  連耶穌也得處理冒犯。馬太福音15:12,門徒告訴耶穌,法利賽人被主的話冒犯。另外,當拉撒路病了,耶穌沒有馬上過去,冒犯了馬大(約11:21)。另外在約翰福音6:61和馬太福音26:31,耶穌也冒犯了門徒們。

  當被冒犯時,我們會認為:既然冒犯者對我做出錯事,就是虧欠我。最低限度至少他該道歉,或作出某種形式的補償。因此我認定他是我的債務人。

  我們很容易被冒犯我們的事銷磨心力,成為我所謂的「半夜律師」,就是半夜在床上翻來覆去,把這件事思來想去,找出證據來證明自己有理。還不到早晨,我們就已指定自己作法官,判決自己勝訴。我們就是這樣打了一場私人法庭的官司,這也是許多真實官司的基礎(林前6:1-8)。

  我們須明白,我們最容易被所愛的人或親近的人冒犯。街上的路人很少會冒犯我們,因為我們對他們無所求。如果有人高度讚揚我,我會感到不太自在,因為那人不知不覺會對我以後的表現賦予過高的期望。如果我做錯了什麼,或和他的期望背道而馳,那怎麼辦呢?

 

 被冒犯後向下沉淪的步驟

  冒犯的最經典例子,也許就是押沙龍在妹妹被玷污後的故事,這例子呈現冒犯的發展過程。押沙龍想要報復,似乎也理直氣壯。當他吞下誘餌之後,牢籠他的陷阱就開始形成了(撒下13章)。起初他被玷污她妹妹的暗嫩嚴重地冒犯,接著因為他的父王未施行審判,他也被權威人物所冒犯。

  許多人因為領導者沒有採取一些他們認為該有的行動,就被冒犯。他們認為領導者像政客,或優柔寡斷。

  押沙龍設計殺了暗嫩,逃走之後獲准回來,最終被王有限度接納。但他仍然無法處理被冒犯的心理。

  一個人若被領導者冒犯而不能釋懷,即使該領導者備受尊敬,那人對他的觀感也會開始改變,從此他只注意到對方的缺點和失敗。押沙龍便是如此,當他進入「冒犯模式」(offense mode)之後,下一步就是挑撥離間,負面的影響別人。漸漸的押沙龍「偷了百姓的心」(撒下15:6),使百姓與王敵對。如果被冒犯的心理繼續發展,下一步就是背叛。

  在這場背叛當中,押沙龍失去他的呼召,失去可能繼承的王位,甚至失去他的生命。這一切全源自於一次被冒犯。有多少神的僕人因為被冒犯,而失去他們的呼召和用處呢?

 

 被冒犯後的危險狀態

  假設我們真的被虧待,錯是在別人,那該怎麼辦?我們可以做個選擇:和他們算帳,或原諒他們。但我們該知道,當我們不肯原諒時,我們就把自己放在不原諒的狀態下,這會是十分嚴重的。因為當我們處在不原諒的狀態中時,就把自己隔絕在神的赦免之外(太6:14,18:35)。當我們不願饒恕人時,我們就不被饒恕;當我們不被饒恕時,我們就得不到恩典去饒恕人。唯有當這個循環被打斷時,我們才能重獲喜樂,並感受到神的同在。

  我們被人冒犯之後,眼裡再也看不到他們的優點,我們的耳朵彷彿裝上一道批評論斷的濾網。這就是為什麼先前互相推崇和尊敬的人,後來會變成互相批評和論斷。

  不僅如此,這種被冒犯的狀態會產生出挫折、憤怒、多疑、無效能和背道(太13:21)。這就是為何有些原本有用、有效能的人,後來卻不再有生產力。想想你自己,當你被冒犯後,是否還能湧流出生命和價值?

  被冒犯也可能是許多疾病的原因,包括生理疾病和精神疾病(雅5:16)。當我們被冒犯後,我們的神經系統、胃口、睡眠和全身健康,都受到影響。

  馬太福音24章,耶穌在談到冒犯之後,接著便警告說,將有許多假先知興起,迷惑多人。當我們被冒犯而不能釋懷時,馬上就易受假先知欺騙。假設我對一位弟兄或教會不滿,或領導者的言行冒犯到我,這時有人說了一句批評那人或教會的話,我客觀查驗這話的能力,將大打折扣。所以在此狀態下,許多人將很容易受到欺騙。

  前些時候,一間教會的長老們對一弟兄提出指正的話,冒犯了那位弟兄。數週後,那弟兄在附近的城鎮與其他信徒一起禱告,當這些人為他禱告時,其中一人說,他覺得主在說:這弟兄的教會中有個不對的靈。這名弟兄立刻覺得他被肯定了。

  後來才發現,那位「先知」本身習慣抗拒一切的指正和限制。於是這位弟兄回到自己教會的長老們面前,處理自己被冒犯的狀況,才救自己脫離假先知的欺騙。

  我們必須瞭解,當我們被冒犯後,往往會主觀的心繫著自己的傷痛,以致分辨力被自義和心中的憤怒所遮蔽。這對我們應構成緊急警報,驅使我們即刻處理被冒犯的心理。

 

 冒犯的目的與價值

  雖然被冒犯似乎是個負面的經驗,但掌管一切的神卻能利用它成就大益處。當我們努力從被冒犯中出來時,就能更深體驗神的慈愛、赦免和祂至高的主權(羅2:4)。正如不饒恕的心使我們自絕於神的赦免,饒恕卻帶來更新,並使我們更深進入神的赦免。赦免愈多,愛也愈深(路7:43)。

  被冒犯是有益的,可以暴露我們內心深處的本質,然後透過悔改的洗滌帶來潔淨(羅9:33,彼前2:8,太15:13)。 約伯最後終於明白,神透過試煉(通常藉由冒犯),目的是在煉淨我們,使我們變成精金(伯23:10)。

  如果人人都稱我們的心,事事都如我們的意,我們就看不見自己的驕傲和自信。當我們被人激怒,往往會用這幼稚的理由:「都是你害我這樣!」但我們必須明白,人家無論說什麼或做什麼,都不會產生出我們的憤怒,它只不過將原本已存在我們裡面的東西浮現出來罷了。如果我們承認這憤怒是出於自己,求聖靈從我們內心深處將它連根拔除,把肉體釘死在十架上,下一回我們的反應將會十分不同。

  有時我們會邀請主來暴露、顯明和對付我們裡面不屬祂的一切,我們卻不太明白,主最有效的作法之一,就是透過冒犯。還有什麼辦法可以讓我知道:我有多麼自我中心?在我裡面還有多少憤怒和老我?當人侮辱耶穌時,祂不報復;當祂受苦時,也不說威脅的話。反之,祂將自己交託給那按公正審判的神(彼前2:23)。我已達到這境界了嗎?以下經文顯示神何等需要暴露我們的內在光景:撒下12:7-9,箴20:27,來12:6。

  讓我們掌握一項事實,就是當我們處於被冒犯的狀態中時,其主要價值不在於別人錯在何處,或他們該怎麼做,該怎麼改變。對我更有價值的是:學習從自己的反應中認識自己。我從這經驗中,認識主多少?認識自己多少?當我容許聖靈顯明我的光景和我生命的需要時,祂可以讓我看見:我離祂那無條件的愛和赦免,有多麼遙遠。當我祈求並接受祂那全豐全足的恩典時,我便得著基督那測不透的豐富。

 

 如何減少可能發生的冒犯

  毫無疑問,對付冒犯的首要方法,就是避免被冒犯。希伯來書12:14勸勉說,我們要竭力與眾人和睦相處,並要聖潔。但耶穌也說,絆倒(就是冒犯)人的事是免不了的(太18:7)。所以,一旦我們碰上了,該怎麼辦呢?

認識並相信神的主權

  約瑟能夠勝過被冒犯的秘訣,在於他認識和信靠神的主權。這就是為何他能說:「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如果我們真正看見祂是神,祂是公正的,祂的旨意必成就,我們就能放輕鬆,讓祂作裁判和法官。如果這成了我們的經驗,即使潛在的冒犯臨到,我們也不會吞下那誘餌。

  當我14歲時,17歲的哥哥大衛在一場車禍中喪生。他是我所知最敬虔的年輕人。當時我還算是個初信者,他是我的英雄和榜樣。他的死令我困惑、震驚和憤怒。神為何不取去那些對屬靈事物完全無心的年輕人的生命?這事完全沒有道理,令我受傷並被冒犯。

  大約20年後,我在加州一個青少年退休會中擔任講員。當我鼓勵這些年輕人信任和敬畏主時,神的同在強烈的降臨。彷彿一道閃電,神對我的心說話:「20年來,你用指責的指頭指著我,定罪我,因為我將你哥哥取走。你怎能期望有權柄叫人信任我呢?」

  我頓時崩潰,大哭不止。在我情緒平復前,營會裡的每個人都在哭泣悔改,許多年輕的生命從背逆,一次而永遠的轉向信任和敬畏我們那掌管一切的神。

  那時神再度對我說話:「許多人活到70歲,卻從未對任何人造成永恆的影響。你哥哥只活到17歲,但在20年後的今天,他的生命卻對這裡的每個人,也對這些人所將接觸的無數人,產生永恆的影響。」

  我再度哭泣,說:「主啊!你是至高無上,掌管一切,我卻是瞎眼和自私的,請赦免我,潔淨我,開啟我的眼,使我在人生任何景況中,都能看見你和信任你。」從那時起,我已學會信任祂,但也仍在禱告,求主賜下恩典,使我更多信任祂。當我真正領悟「你是神,我是無有」這副歌的真理時,我被祂冒犯的機會便大大減低了。

浸泡在神的話和敬拜中(詩1:2-3,119:165)

  當我們浸泡在神的話和敬拜之中時,我們抗拒被冒犯的能力也會大大增強。大衛深知並經驗此理,因此他在詩篇119:165說:「愛你律法的人有大平安,甚麼都不能使他們絆腳(被冒犯)。」使徒約翰說,如果我們活在光中,沒有什麼會使我們跌倒(被冒犯)。(約壹2:10)

  正如我們先前所說,冒犯是對老自己的挑戰和威脅。耶穌在馬太福音16:24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捨己的方式之一,就是不被冒犯,或原諒那冒犯我們的人──不管他有沒有道歉。

  彼得前書1:6-7說,試煉可以熬煉我們的信心,使它如同精金,證明我們是真實無偽的。如果將這處經文和啟示錄3:18對照在一起看,那裡說我們當買火煉的金子,這就等於說:藉由捨己、不為自己報復、完全饒恕,我們就在買金子。當我們的老自己被釘死後,我們被冒犯的可能性就大為減低了。

學習避免冒犯別人(徒24:16,羅14:19,來12:14)

  除了被別人冒犯之外,我們也該學習不冒犯別人。使徒行傳24:16,保羅宣稱他總是努力保持自己的良心無虧,避免使人跌倒(冒犯人)。羅馬書14章中,保羅說他寧可放下自己的自由和權利,也不要使人跌倒(冒犯人)。希伯來書12:14說:「你們要追求與眾人和睦,並要追求聖潔;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這是一個避免冒犯別人的妙方。

 

 處理現存的被冒犯問題

  不論我們如何試圖避免,總會有人冒犯到我們,我們有時也會吞下那誘餌,難以釋懷。雖然我們不願這事發生,但既然發生了,就必須處理它。首先不是盯著別人,而應先對付自己。

如果我們要生命平安,就別無選擇

  在舊約裡,有一種祭是每個人都須獻的,就是贖愆祭。這就是耶穌在馬太福音5:24所說,如果有一個冒犯還未解決,再獻上其他的祭都是枉然。有多少信徒每週忠心奉獻十分之一,卻納悶為何神所應許的祝福遲遲不來?這原則如今依然管用,就是:先去找你的弟兄和好,然後再來獻上禮物。

  若干年前,我發現自己在一場商業交易中被嚴重欺騙,而深深受到冒犯。過了一段時間,我告訴主說,我已經原諒對方,但我心裡還是沒有真正釋懷。一年之後的一天,那時我覺得自己已完全釋懷,主這時要我寫封信給對方,向對方懺悔自己當初反應過於強烈。我也在信中表達原諒對方,並願恢復友誼。過去那一年來我都沒和那人見面。我寫完信後,決定先將它擱置個幾天,不要倉促行事。

  大約再過一年之後,我在檔案夾中發現這封未寄出的信。我向主說,我很抱歉,竟忘了將這信寄出去。主說,沒有關係,因為對方還沒預備好;主其實是在對付我這個人。自從我原諒對方之後,主為我打開祝福之窗,使我得到的遠多於我所失去的。

從心裡饒恕(太7:1-5; 18:21,35,羅3:23)

  我們總有一個傾向,就是想拔出別人眼中的刺,卻忽視自己眼中的梁木。馬太福音7:1-5卻說,我們應先處理自己這面的問題。從實行面來說,就是我們要從心裡先饒恕別人(太18:35),即使對方並未道歉。這意味我們也許得饒恕七十個七次(太18:21)。如果我們真正看到,所有人都犯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羅3:23),我們就比較容易饒恕別人。

  我們常想繞過被冒犯問題,將它遺忘算了。但在內心深處,我們知道問題還在,還未被徹底解決。如果我們忽視這種內在的感覺,我們的良心就會軟弱,和主之間的交通就有了距離。因此我們應該誠實,求主在我們裡面作工,直到這陰霾從裡面完全出去,使我們得著自由。

丟掉它(箴20:22,弗4:26,羅12:19)

  以非洲人捕猴子的方法做示範。他們只要在籠子裡放根沾糖的棍子,猴子便從狹窄的柵欄之間伸手進去抓住那棍子。猴子若抓著棍子不放,就無法從籠子裡抽手。但猴子往往就是不肯鬆手,結果輕易被獵人捕捉。

  聽這故事時,我們會想喊叫:「丟掉那棍子!」但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有很多人就是不願丟下被冒犯的事件,以致他們動彈不得,陷於仇敵的網羅之中,這全因他們不肯「丟掉那棍子」。

  箴言20:22說:「你不要說,我要以惡報惡;要等候耶和華,祂必拯救你。」以弗所書4:26說:「不可含怒到日落。」

  我怎知道這問題已完全對付清楚了呢?就是當我可以丟下它,再無興趣或必要去滋養它或挑旺它時;就是當我見到那冒犯我的人,卻再也激不起緊張的感覺或敵意時。當一個傷口流膿,表示裡面還有感染,必須加以處理。

  另一個跡象是當我可以完全交託給神時,因祂說若須報復,祂會負責來做(羅12:19)。

化解它(太5:21-24)

  有些時候需要化解一件事,特別是當我覺得一個弟兄對我懷怨時。怎麼辦?就去找他,盡量與他和解。不是去證明他錯了,乃是帶著一顆願意懺悔的心,承認自己有不對的感覺、批評的態度和憤怒。去,是向自己的權利死。

  如果對方確實有負於你,怎麼辦?學習耶穌的榜樣,祂擔負我們的罪,被錯待到極致,就是在十架上時,祂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

  有一對我們所不認識的夫婦,在聽過這篇信息之後,要求要我協談。他們的教會為成立青少年事工而引發爭論,大家情緒高漲,甚至可能引發分裂。這對夫婦負責的青少年事工大受影響,以致毫無果效。他們花了很多時間分析此事,並將所有要點都報告給我聽。他們盡量抱持公正、客觀的態度,並從對方的立場看這件事,但他們發現,不管從邏輯或從真理而看,似乎都是他們有理。

  他們充分報告完畢,等我發表看法,看我認為哪一方有理,然後該怎麼做,好叫那錯的一方明白自己的謬誤;希望這樣可讓一切重上正軌,問題完全解決。

  我建議他們先思想,主對這整個狀況有什麼感覺?首先,既然祂厭惡分門別類,如果這事導致教會分裂,無疑祂會十分憂傷。這對夫婦表示同意。其次,如果因為這些緊張對立,使任何一個青少年跌倒,主也會很生氣。這對夫婦也同意這觀點。

  緊接而來的問題便是:「我們該怎麼做,才能避免這兩種可能?」一旦我們看見這是最迫切的,誰對誰錯就顯得不是那麼緊急了。倘若我是對的,並決意證明自己正確,結果造成教會分裂,青少年跌倒,我因此失去平安喜樂,這樣究竟有什麼益處呢?

  那麼有什麼其他選擇呢?假設我犧牲我的老自己、我的觀點、我的尊嚴,這叫做「向己死」,或「為弟兄捨命」。但你會質疑說,這樣青少年的權益豈不就被剝奪了,因為我們沒有捍衛他們的最高利益。如果我們將他們交託在主全能的手中如何?實際上,當他們看見有人放棄自己的權利,並以愛來回應時,對他們也許是更大的收穫。這會立下一個榜樣,是他們需在往後一生不斷操練的。

  你能不能將相關的所有人召集在一起,告訴他們說你很抱歉,因為此事演變到這麼惱人的地步。為你所可能造成的誤解、懼怕和冒犯,謙卑的請求原諒。然後表示願意做任何事,以化解這場冒犯。提出辭職──如果領導者和其他人認為這是最佳的解決之道。如果主要你保有這項服事,祂會護衛你的職位。如果他們要求你辭職,主會有別的方法讓你重新服事,或帶你進到另一個更高的服事領域,是你更能發揮功效的。

  這時神的同在籠罩我們,觸摸到他們的心,我們的交通便在一段甜美的禱告後結束。我們雖然分手,心卻在靈裡深深相連。不久之後,我們聽說他們祈求教會原諒,許多人跟著他們這樣做,結果眾人重新和好。

接受潔淨(彼前1:22,林前6:11)

  彼得前書1:22「你們既因順從真理,潔淨了自己的心,以致愛弟兄沒有虛假,就當從心堜憐馱褸磟蛪R。」在此有了新意。順從帶來潔淨,當我被潔淨之後,突然間我擁有深一層的愛,甚至可以愛那冒犯我的人。不僅是因我的心被洗淨,以致可以重新湧流出愛,似乎也因我的眼亦被洗淨,使我能用新的眼光看人,以致很自然的能夠重新愛人。

  很有趣的是,另一處提到洗淨和成聖的經文──哥林多前書6:11,就位於討論有關冒犯的一章之中。當我處在被冒犯的狀態中,我感到有苦毒和不潔正在污染我的心。一旦處理之後,我才感到清潔、純淨和自由。

行走和生活在真智慧中

  使徒保羅、雅各和彼得都談到我們該如何生活,以避免被冒犯。保羅說他操練自己,使自己的良心免遭冒犯(徒24:16,林後6:3)。雅各提供另一帖使生活免受冒犯的妙方:「惟獨從上頭來的智慧,先是清潔,後是和平,溫良柔順,滿有憐憫,多結善果,沒有偏見,沒有假冒。使人和睦者,是栽種公義的莊稼。」(雅3:17-18)

  學會勝過冒犯和誤解的使徒彼得,他的書信中交織著寶貴的勸勉。尤其在彼得前書1至5章中,說到當謹守(自制),將你的盼望完全寄託在恩典上,而非別人身上。如果你將希望寄託在別人身上,你將會失望,且遲早會被冒犯。在你所行的一切事上要聖潔,要真誠的愛弟兄,除去心中的一切惡毒,拒絕有罪的慾望。彼得並對家庭生活做出溫柔的勸勉。這些要點都使我們產生一股渴望和力量,能凌駕在冒犯之上。

  主啊!求你賜給我們決心和渴望,活出這樣的生活,就是我們可以很誠實的說,在我們心裡對任何人都沒有疙瘩。願你在我們的生活中得榮耀。阿們!

 

 真實故事:在不可能之時的寬恕

  以下這個震撼人心的故事,摘自我好友尼爾森(Richard A. Nelson)所寫的單張,承蒙他允許使用。故事中的父親也是我所認識。

 

 

  事情發生在一天晚上8時40分左右,我們接到電話說,一位鄰居、同時也是好友的兒子失蹤了。當我們趕到那孩子最後出現的大樓時,警察的直昇機已在現場。

  我們發現那孩子的腳踏車和一些衣物。當我和兒子與那父親竭力搜尋卻徒勞無功時,眼淚和慌亂不斷增加。令我驚奇的不僅是這宗顯然的悲劇,還有那父親在我們行走時所作的禱告。他在懼怕中仍順服神。

  在此恐怖的情況中,他祈求神赦免那歹徒。不錯,他為兒子禱告,但他也求主拯救那綁架者,使他從失喪的光景進到神的國度中。他真的希望那攻擊他兒子的人認識耶穌基督,讓祂成為他的救主和一生的主。

  在某種情況下寬恕人,也許還可以理解。但身為信徒的我,卻被這位父親向神和人無條件的愛所震撼,這是我在此悲劇時刻,從這位親愛的弟兄身上所體會到的。

  當警方宣布這名無辜男孩已經遇害的可怕消息時,黑夜傳出的尖叫聲迄今猶清晰可聞。這位父親為兒子留下痛苦的淚水之際,同時仍為兇手向主呼求禱告。

  在人的愛肯定會枯竭的情況中,我在這位父親身上看見神的愛的具體彰顯。其實自從他瞭解神已完全赦免他的罪和他早年的墮落生活起,他就已能自由的原諒別人。

  他痛失獨子迄今,已近20年了。這位父親大可以變成一個苦毒、悔恨和憤怒的人,但他卻依然愛神,依然寬恕和祝福著別人。這個實際真誠的見證,和處理冒犯的經歷,是何等激勵人心!

 

 

  誠如約翰.畢維爾(John Bevere)所說:「我們對冒犯的反應,決定我們的未來。」

【譯註:約翰.畢維爾為當代牧師兼作家,其著作《撒但的餌》(The Bait of Satan)亦詳論此一主題】

 


  2000年9月作者首次在溫哥華近郊的錫安教會(Church of Zion)傳講上述信息,之後也在其他許多地方分享。許多聽眾認為這是及時的信息,應該訴諸文字。

  如今這小冊已免費提供給基督的身體,讓大家按主的引導來使用。本小冊可以複製、影印,全部或部分引用,沒有版權。

回到上頭  回「補充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