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体版
聖經簡報站 BiblePoint.net


阿根廷大復興的故事


早在19世紀的1818年,蘇格蘭浸信會的宣教士湯姆森(James Thomson),就被差派到阿根廷宣教,他在拉丁美洲到處宣教,是早期在這個羅馬天主教勢力範圍下的更正教宣教士。到了20世紀,阿根廷卻陷入屬靈的危機……

偶像之都耶洗別之罪

1946年,阿根廷總統胡安.多明戈.裴隆(Juan Domingo Peron)與他美麗卻交鬼的妻子伊娃.裴隆(Eva Peron,又稱貝隆夫人),將拜偶像及淫亂帶進這個國家。

多明戈與伊娃.裴隆

她是當時阿根廷最有影響力的人物,成為一個崇拜的中心,她的照片、名字、肖像廣泛出現在郵票、硬幣、明信片和日曆等處,阿根廷的工人階級崇拜她,但富有的、親英國的上流階層鄙視她的出身,批評她早年的浪蕩生涯。

多明戈(中)與伊娃(右).裴隆

巫術入侵

瑪貢巴是巴西土著信奉的一種巫教,以神靈附體聞名,50年代瑪貢巴教徒向阿根廷人推銷價格低廉的「巴西之旅」,以「發掘地方文化」為名,推動一團團阿根廷人前往巴西觀光,而在旅途過程中,阿根廷團員竟被帶進了瑪貢巴教的祭典中,上千名觀光客被鬼附身。回國後,阿根廷的屬靈空氣明顯地被惡者控制,到處充斥著巫術。

阿根廷的過去,有火熱的偶像崇拜,街上就可以買到偶像,放在家裡就向偶像禱告。復興前阿根廷基督徒很少,當時阿根廷的基督教會,若有兩個人信主,就算稱為復興了。

1949年-弟兄姐妹起來禱告

教會的衰弱使得愛德華.米勒(Robert Edward Miller)牧師與他的同工幾乎絕望,1949年一月,沮喪到谷底的米勒牧師,在似乎無計可施之際,決定一天禱告八小時祈求復興。他當時牧養孟都札(Mendoza)的一間磚土教會,禱告多時卻毫無反應。

幾個禮拜後,神啟示他:「叫人們禱告,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在他們身上,告訴他們要預備好自己,從八點守候到深夜,若是沒有預備好要守候整整四個小時,就不必來。」

當時正值寒冬,神的呼召對他們而言顯得礙難執行。主日崇拜時,米勒牧師呼籲大家參加通宵禱告,結果只有三位會友回應。

第一晚牧師教導了聖靈的真理,然後四個人跪在主前安靜等候,四小時中只有牧師唱詩、禱告,其餘三人全無反應。結束後,三位會友表示並無任何感動,只有姐妹說她想敲桌子。

第二天與第三天是第一天的翻版,連那位姐妹想敲桌子的衝動都一樣。到了第四天晚上十一點,牧師確定那位姐妹還想敲桌子,於是帶領大家繞桌唱詩。不料,當那位姐妹敲桌子的一瞬間,一陣強風掃進教會,眾人立即臉上發光,被聖靈充滿。

次日消息傳遍教會,自此以後,會友紛紛到教會禱告。1949年六月初,這股復興的活水開始流遍阿根廷全地。

1950年-延燒查科叢林及巴拉圭

晚年的愛德華.米勒牧師與師母

1950年,愛德華.米勒牧師與他的同工湯瑪士弟兄,受邀到北方鄰國巴拉圭的英格納松市(Encarnacion)主持聚會,許多奇妙的事就發生在這個住著印地安瓜拉尼族的土地裡。

聚會的第三天,有一位印地安婦女走進教會,她只會說瓜拉尼語,也不會說西班牙語,聚會前米勒牧師無法跟她溝通。聚會中,這位婦女被聖靈充滿,竟然用流利的西班牙語對著會眾說,上帝要用祂的靈充滿一位在座的弟兄,但他卻不肯舉手。那位弟兄因為聽不懂她的話,所以仍然沒有行動,這位姐妹就走到弟兄面前,抓起他的手舉了起來,聖靈就立即臨到他。會後,這位瓜拉尼族婦人又回復原樣,只會說土語。上帝在這裡動奇妙的工,數月後,米勒牧師開始深入阿國北方大查科叢林區(Chaco)。

阿國北方大查科叢林區,南北長1,400公里,東西寬約600-700公里,地跨玻利維亞、巴拉圭、阿根廷三國,面積約80萬平方公里;中部、南部查科在阿根廷境內。1950年,上帝在大查科叢林的中段動了奇妙的善工。

查科省的教會當時已失去對神起初的愛,在父母要求下年輕人才勉強上教會,這只成為另一種生活習慣,他們走進教會,就只是嘻笑嘲弄,毫無生命。1950年,當地教會的牧者聽到上帝在南方聖靈澆灌的工作,就派同工前往學習。他們看到聖靈的工作後,大受激勵,於是回查科分享,眾人的心因此渴慕,開始渴望尋求神,而其中改變最大的是年輕人。

教會一位一向難纏的女孩,跪在上帝面前認罪悔改,竟然立刻被聖靈充滿。眾人難以置信一個全教會最壞的女孩,卻第一個接受聖靈澆灌。

十多歲的亞歷山大原本是一個小混混堆中的老大,未信主前最愛在教堂門口搗蛋,有一天教會正在聚會,站在門口的他被聖靈引領竟然走到講台前俯伏在地,無法控制地流著眼淚。

從那天起,亞歷山大全然改變,他開始到棉田工作前,就會在深夜走進叢林禱告呼求神,每次禱告都好幾個鐘頭,一個混混已被上帝徹頭徹尾地改變成一個禱告的青年。因著禱告,認罪的靈澆灌當地,不論老人、年輕人都來到教會謙卑認罪,這股復興持續了幾個月之久。

1951年-神造訪貝爾聖經書院

1951年,原先那位混混亞歷山大,被上帝呼召,與巴拉圭的斯拉維克青年、及孟都札教會一對年輕夫婦,來到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附近的貝爾市。他到貝爾市的聖經書院接受裝備。

幾個月來,亞歷山大都在夜裡走到校外的野地禱告,直到六月四日的夜晚,一道強光迎向他,神從光中顯現,他馬上知道神的使者來臨。他奔回宿舍,大門卻被鎖上,在他一陣叫喊後,終於有一位同學被吵醒為他開門,而神的使者也跟著進入學院。沒多久所有的學生都從夢中醒來,並且立即感受到聖潔的神就在其中,於是霎時間,認罪悔改祈求寬恕的靈充滿學校。六月五日的清晨,暴風雨大作,似乎靈界正在劇烈爭戰。

一陣禱告後,亞歷山大見到異象,這位僅念過小學的少年人,在那時卻毫無困難地,以多國語言,唸出地圖上的國家及城市,並不斷說出上帝允許造訪的城鎮。大家都知道神的使者就在亞歷山大身邊宣告訊息。

一週後,學校上空好像被標示出一個大圈,只要進入其中的人就立刻感受到上帝同在,只要在這大圈中,人們就自動地在聖靈中禱告,一波禱告巨浪猛烈地襲來,不論是學生、老師或傳道人,都進入了深深的哭泣,老我被破碎,對國家也有了更深的代禱負擔。他們提名為各城市禱告,為這個深陷異端、偶像,和僅重儀式卻內心空虛的天主教國家合一代求。

經過三個月迫切流淚的禱告後,一位學生在聖靈中說出神啟示的話來:「神將開始在阿根廷施行各樣的神蹟奇事,因為阿根廷的壯士已經被捆綁了。」「擦乾眼淚,猶大的獅子已經得勝。」幾個月的哭泣立時被大喜樂充滿,哭泣聲轉為讚美歌聲,神將異象賜給這群恆切禱告的人-大復興將臨到阿根廷。

1952年-引導國家陷入信仰危機的伊娃過世

阿根廷獨裁者的美麗妻子伊娃.裴隆,因為基層民眾愛慕她也畏懼她,她的權勢幾乎凌駕在她丈夫之上。但這美貌的女人卻熱衷招魂術,並引導這個以天主教為首的國家,進入一個公開招魂交鬼的境界。她在1952年罹患可怕的子宮癌,雖用盡靈異之術、散盡錢財遠赴紐約救治,卻無法逃過上帝的刑罰,很快就死於當年7月26日,年僅33歲。

在此之後,神在貝爾那群守望復興的人中,透過禱告賜下豐富的信息,但卻讓他們經歷最艱難的信心等待期,一等就是兩年。直到1954年,時候滿足,神的靈空前降臨阿根廷及鄰國........

1954年-聖靈沛降阿根廷

1954年,一位美國華盛頓的佈道家湯姆.海克斯(Tommy Hicks),召聚了50個年輕人一起為國家復興禁食禱告50天。到了第49天時,神蹟出現了,有一位天使出現,對他說:「猶大的獅子已經被釋放,仇敵已經被綑綁。」神要差派他一個工作,就是在阿根廷將要有一個聚會,他要買單程機票去那裡。

他想既是上帝旨意就順服;於是憑信心買了機票,但還不知道到阿根廷要找誰,就求問神。「你去找裴隆先生。」神將這個名字放在湯姆腦中。他問空中小姐,是否知道在阿根廷有個裴隆先生?空中小姐回答說:「當然知道,他是我們阿根廷的總統!」

飛到阿根廷後,他就憑信心到了總統府,侍衛在門口攔住他,他就說要見總統,因為要舉辦醫治大會,在這個聚會中,上帝會在大會中醫治人的疾病。侍衛驚奇,「上帝會醫治人?那上帝可以醫治我嗎?」說自己有肝炎,正在疼痛。於是湯姆就握著侍衛的手開始禱告,剛一禱告,侍衛就退後兩步說,不疼了,一切疼痛都跑了,於是答應湯姆第二天再來,帶他見總統。

第二天侍衛歡歡喜喜地帶他見總統,當地市長也在場,湯姆就對總統說,他要舉辦的醫治佈道大會,要租借兩萬五千人的體育館,要有報紙及電台為佈道會宣傳。總統反問他,「你的意思是說,已經死去近兩千年的耶穌,現在還可以像祂在世時一樣醫治人嗎?」湯姆回答說:「是的,我當然相信。」總統再問,上帝可以醫治他嗎?因為他有一種難以治癒的皮膚病,臉上手上都是斑痕。湯姆立時將總統的手握著開始禱告,頃刻間,總統驚奇地說:「啊!好了!斑痕都沒有了!」

復興爆發-五十天醫治佈道大會

湯姆.海克斯牧師在阿根廷舉行醫治佈道大會

因著總統的親身經歷,於是當場就發佈了一道命令,從今以後容許人民有完全的宗教自由。爾後就在市長的配合下,真的在可容納兩萬五千人的大西洋運動場舉行了醫治佈道大會。

佈道會所使用的體育館,在聚會前幾小時就坐滿了人,到後來座位不夠,就對外加裝擴音器,甚至帶位人員須採十二小時輪班制,而每晚佈道會不斷有神蹟奇事發生。甚至當佈道會要結束的時候,群眾揮舞著手帕要求繼續,達十五分鐘之久,大會只好決定延長佈道會期,並且改租可容納十八萬人的赫瑞根體育場。

透過媒體的報導,消息很快傳遍全國,雜誌、廣播、報紙均以頭條新聞刊出聚會內容,人潮從各地蜂擁而至,包括鄰近的國家。那個巨大的體育場,以前從來就不曾因為政治或娛樂性質的活動而坐滿過,現在竟然因為上帝而擠滿了人。每天在那裡都有人身體恢復健康,或心靈被更新。每晚聚會結束後,必須用起重機和大貨車,搬走那些被治好的人所丟棄的輪椅和拐杖。

有一個三歲大的孩子,腿骨結構有問題,根本無法行走。大家在同心合一的禱告後,孩子的母親憑著信心挪去他的支架,結果是他可以走路了!不但走路,他甚至可以跳上跳下,大家歡喜得流淚感謝。很多人加添了信心,神蹟也隨即發生。

一位明瞭孩子病況的醫生在看到了如此奇妙的神蹟後,立刻走到湯姆牧師前,抱著他的腳呼求道:「我要這位基督,我要得救,我願意事奉這位使孩子復原的神!」當時還有一位在當地極出名的出版家,全身正被許多的病痛,包括痔瘡、風濕、靜脈腫瘤曲張等轄制著,在一次聚會中全部都得了醫治。

另有一個晚上,警察帶了一位被鬼附著的婦人走向講臺。當湯姆牧師大聲斥責「污鬼,出來!」時,當時在場的人都聽得個個毛骨悚然,那位警察先生只是恭敬地摘下帽子,魔鬼便頓時逃開了,那位婦人也立即舉起雙手,讚美上帝賜她完全的自由。

各式各樣的人前來參加聚會--殘廢的、瞎眼的、生病的、富有的、貧窮的、老人、為人母的、為人父的和一些年輕的朋友。連玻利維亞副總統的妹妹,也帶著她的孩子來得醫治;阿根廷副總統的妻子也在自己家媮|行禱告會,並研讀聖經;連全阿根廷最富有的婦人也來就近恩主;一位省長的身體也在聚會中得到了醫治。

神俘虜了架設網羅的魔鬼,並斥責死亡退去,做母親的接回完全康復的嬰兒,許多人從病床上躍起,做父親的再恢復工作帶給家人溫飽;家家戶戶再度團聚,重拾起初的愛,真實而肯定的拯救臨到了許多家庭,成千上萬的人從罪惡中轉回。不論富有的、貧窮的、受教育的、沒受教育的、地位高、地位低的、省長或是乞丐,都在這些日子當中遇見了神。

自1954年四月中旬至六月中旬,差不多兩個月之久,神的榮光遍及大地。神屈身親吻這塊大地,耶穌寶血潔淨每個地方使其完全,傳統的教會也開始接受聖靈的施浸。聖經也成為搶手貨,五萬五千本聖經被搶購一空,大會必須緊急空運數萬冊聖經應急。

整整二個月,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進行連續特會。當聚會結束後,有人表示願意出資興建一所聚會用的體育館,各行各業都有人獻身,牧師們奮勇做工,阿根廷教會大大更新。在1950年代前後,這個聚會是教會歷史上人數最多的一次。據警察局統計,共有600萬人參加這次神醫佈道大會,從此打破了阿根廷崇拜偶像的傳統黑暗勢力,帶動了阿根廷的大復興。

復興果效持續十年

愛德華.米勒牧師在記錄此次大復興的書中形容:「這群原本麻木憤世的百姓開始有了盼望。原本高傲的阿根廷人民,火熱如同五旬節的信徒。每晚,當神藉著湯姆牧師釋放出喜樂的信息時,百姓就高聲唱詩歡呼以回應神的大能……他們找到了生命的泉源,醫治的活水流出,神的大能運行在百姓中間。」

牧師們在經歷過聖靈的火燃燒之後,個個儆醒熱心作工,另有許多傳道人被神興起來事奉;同時間一些神學院即將畢業的學生在看到神的大作為後,也開始作醫病的傳道,教會的會友增加了,不得不擴建以容納更多的會眾。神不是高高在上,且毫無目的的挑選阿根廷以開始這些奇妙事工的。當這個國家正處於拜偶像、邪惡、污穢和墮落的危險邊緣時,上帝在教會歷史中賜下一次最浩大的恩典。

幾乎十年後,我們仍然能從祂的靈所澆灌的恩典中收到積極的效果,一道巨大的亮光照亮了阿根廷的良知。一夜之間,百姓認識了福音,除去了許多障礙。街上行人所談的是福音,人們心中和思想的千萬桎梏已被打破。阿根廷的勇士已被捆綁,奴役這個國家的靈已被神的大能大力所征服。


回到上頭  回補充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