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圣经简报站 BiblePoint.net


我看到了大灾难

英文网站:http://www.888c.com/yKP818.htm#0


(坎.彼得斯在1981年做了一个有关敌基督的梦,他直到最近才得到指示将当时所做的梦公开。)

  我相当的困惑,偶而会感到极端的害怕。我当时还不是一个重生的基督徒,也还不是一个圣经学者,但我知道这个梦是上帝启示给我的!

  得到这个梦的那时候我还是个罪人,也完全没有想过要去遵守基督教的教义。我当时可以说是一个挂名的罗马天主教徒,我会是教徒只因为这是家族传统罢了!我认为有义务去遵守我家族的信仰而已。

  我必须提醒读者我不是要寻求什么不平常的梦,我当时只是过我正常的生活。我如同往常的睡着,作梦,我开始发现我的梦境有生动的色彩,有时我可以很正确地说出梦境的时间关系,有时倒比较像是一幅幅转换的画面般。

死人复活

  梦境是由一个很大很大的声音开始,我看见那些在基督里死去的人从坟墓里面复活,他们很快的就从坟墓里出来,穿着闪亮炙白的衣服,然后他们忽然的就消失了!我并没有看见他们被接到天上去,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我并没有看到有任何还活着的人被接走,我并没有看到被提,只有看到死者复活而已。

  这件事造成了社会上的失望,歇斯底里和大混乱。我不可思议的可以看到世界上的许多地方都发生了大混乱,所有的人都想知道到底那些从坟墓里复活的到了哪去?处处可以看得到绝望,所有的群众都混乱了;世界已经完全陷入了没有秩序的状态。电视和收音机会好几个星期无法收到讯号。

  我走在街上,那种情境让我震撼;所有的地方都充满了恐惧且失去了法律,杀人和抢劫屡见不鲜。过了几个礼拜,电视和收音机慢慢的回复了,但所有的电视和广播都在报导着同一个人,鼓吹"新的政府和领导人"的这个新面孔。我相信是敌基督,他站出来要领导我们。

敌基督与新秩序

  这个人是橄榄色皮肤和黑色头发的,有滔滔不绝的口才和领袖魅力。他能回答并安抚所有的问题;他相当的谦虚而有说服力,可以说是大师级的讲师。他解释说那些从坟墓里起来的人其实是受了上帝的审判;他开始在各个地方设立大型的电视萤幕以便推广他的思想,所有的电视频道和收音机都是他的演讲,甚至一天有十二到十四小时都是他的节目。

  他开始时还没被大家接受,但不久后几乎所有人都认同了他。

  他开始传播一种对于世界的新方向,他说人类的"新时代"就要来临,大家应该放弃我们现有的公民权利来换取"世界公民"的权利和世界和平,他常常提到"世界新秩序"和没有国界的和平和好处。

  他如此的说让我大吃一惊,因为我必须放弃我美国公民的资格;我不能接受这个人所说的"新秩序",他让我的自由和国家意识像是被腐蚀了一般。但世界上有绝大多数的人都赞同他的计划,我很惊讶是人们竟然如此快速的在它的权力下屈服。 我变的相当沮丧,这算什么?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世界末日?绝望中我开始去寻求答案。

福音老人

  有一天我走在街上,遇到了一个老绅士。所有的人看起来都是如此绝望,但这个先生却很友善;我问他是否知道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说末日就快到了,可是他却没有准备好耶稣的到来。

  他说话的时候表情充满了哀伤;他告诉我他没有为主尽到当尽的责任,又告诉我关于上帝对人的救赎。他小心翼翼的从背包拿出了一本圣经并且说明我需要耶稣当我的救主。

  当我请求耶稣原谅我的罪恶并且请他进入我的心中,我竟感到无比的喜乐!

  这个老人,还有一些相信基督的人跟着他。我们虽然是一个小团体,但是我们在传播福音上却有很大的进展。我们的福音工作好像有种神奇的力量。我们可以感觉到上帝与我们同在,这个小团体的人都对基督有相当的信仰,我相信上帝会在忠心跟随他的人所做的事上显现。

地震与灾难

  有一天发生了一个极大的地震,几百万人因此而丧命,整个地球像是被无情的击打破坏,许多的生命和财产都失落了,我曾看到一个玻璃帷幕的三角形大厦倒塌,并压死了两百多个人,这栋大厦在现实生活中当时还没有建出来,但是现在已经盖好了,就在我梦到的那压死人的地方!这地震是世界性的,我听到全球都有灾难。

  气候完全的变了,我看到夏天的季节竟然跟冬天一样,冬天竟然出现夏天的天气,没有人可以预测天气,所有的气象预报都是没用的,因为气象好像有了自己的意识一样;农作物都破坏殆尽,旱灾带来了饥荒和死亡,死亡又带来的全球性的瘟疫。

军法统治

  本地的警察部门被换成全球军事警察,他们驾着一种很奇怪的交通工具现在知道叫悍马。他们都穿着全黑色的制服和粉蓝色的头盔;有的穿的像棒球选手,穿的衣服带有粉蓝色现在我知道那是所谓联合国的蓝色。

  新的领导人和他的政策完全没有受到任何阻挠,再也没有民选的政府机构,美国宪法已经完全的失效了,我感到震撼,因为美国宪法竟如此容易的就被换成所谓和平的"军法"。这里根本没有隐私,因为军事警察无所不在,他们追踪并监视所有人、所有事。

  我想:"这怎么可能,美国怎么如此快速如此简单的就屈服了,我们建国的思想到哪去了?"

  我们完全的被监视控制着,时间一久我们发现电视机不只是传播他思想的工具而已,他还将我们的一举一动传回军事基地,好像是装了摄影机和麦克风一样!他也透过电视说明我们只要接受"新秩序"就可以摆脱所有的苦难。新秩序是所有问题的答案,新的领导人要带来改变,以"新秩序"带来终极的和平。

  我和那福音老人的工作不断的持续成长着。有些挂名的基督徒因为那新领导人所带来的"福音",而回去过堕落的生活,他们说他们确实曾经信过耶稣,但他们觉得他们的信心冷淡,失去对上帝的热情和追求,并且放弃过圣洁生活的权力。不久,很多基督徒都放弃了。

植入识别印记

  有一天,有一个人来跟我说,我应该要植入我的识别印记,因为我们如果没有将此识别印记植入右手或额头上,我们就不能买卖一切事物。

  那印记的大小有如五分钱一样,植入在右手拇指和食指间,你可以看到有火红的光从里面照出来,他催我赶快植入印记以免受到虐待。就在那时我受到了极大的感动,一个坚定有力的声音对我说,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植入那印记。

  我的心中直接听到了启示录13:16~18的经文"他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作买卖。在这里有智慧: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他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

  我完全的被震撼了,因为我根本没有读过这段经文,也完全没有听说过有识别印记的这件事。这个新世界领导人开始命令人们要植入识别印记,他们推销这种观念就像是推销支票和信用卡一样,都是要使大众接受他们的价值观;很快的,人们就面临没有识别印记就无法买卖的压力。

  有更多的文字出现我脑海里,这一次是马太福音的24:15-22"你们看见先知但以理所说的那行毁坏可憎的站在圣地(读这经的人须要会意)。那时,在犹太的,应当逃到山上;在房上的,不要下来拿家里的东西;在田里的,也不要回去取衣裳。当那些日子,怀孕的和奶孩子的有祸了。你们应当祈求,叫你们逃走的时候,不遇见冬天或是安息日。因为那时必有大灾难,从世界的起头直到如今,没有这样的灾难,后来也必没有。若不减少那日子,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只是为选民,那日子必减少了。"

  我知道末日很快就要来临了,我必须回去叫我的妻子!一个有力的声音从内心里试着引导我要独处,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不要回家,我当时不知道这是来自主。

被锁在家外

  我尽我最快的速度赶回家看看我的妻子有没有事。当我回到家时,震撼和恐惧击溃了我。我开始知道这世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感觉好像被一吨重的砖块砸到一样。

  我走到了门前,我发现我的门把和锁被换成新的,我的隐私完全被破坏了!有油漆涂在我先前锁的地方,我永远忘不了那种空虚,我现在竟被锁在自己的门外!

  然后又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不要开门",我当时认不出这话是从上帝来的;恐惧中,我开了门,然后看到了一个恶魔般的生物。我问:"你是谁?"那确是一个邪灵,我在极度的恐惧中关上门并且尖叫的醒来。

惊醒

  我被吓呆了,冒了满身大汗,我对我所看到的景象感到痛苦,当时正是凌晨三点,我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中。我摇醒我的太太好寻求安慰,她告诉我说我只不过作了一场恶梦,并让我回去睡觉。

  我知道上帝想告诉我什么事,但为什么?又为什么要告诉我?我从床上起身并开始在房间内跺步,但是我还是无法平复自己的情绪,我被指示要去读圣经,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否有圣经,我开始了解我生命中的空虚,而且我知道别无他法了,我走到车库并在弃物箱中寻找圣经,最后我终于找到一本圣约瑟夫天主教版本的圣经,至于它怎么会在这里,我也不明白。

  我走进屋内并开始阅读启示录,在我又睡着之前我又读了四、五章。当我睡着的那一瞬间,梦境又从中断的地区开始。我再次面对那个凶恶的生物,我感到非常害怕并向外逃开。

自杀成风

  我走到街上,每个人都无精打 的,每张脸都留露出恐惧地神情,他们看起来都处在紧张的精神状态。自杀很快变成恐惧人们的唯一解脱,人心彻底被恐惧所击败。数以千计的民众投向自杀的道路。

  巨大的电视墙持续报导着全球大事,就如同在播报本地新闻一样,现在所有的国家都在新秩序中,这真奇怪,几乎再也没有独立自主的国家,现在世界被整合在一起,不再以大陆或国家区隔。

  上帝的讯息几乎已经被埋葬了,邪恶的事情无所不在。灵魂的黑暗充满了整个地球,人们都是绝望的,像是机器人一样,已经变的冷酷缺乏感情,甚至没有感情、没有快乐和希望。

最后的福音行动

  那个福音老人展开了他所谓最后倾力而出的福音行动,不顾风险的放胆讲上帝的福音。在世界各地也开始有许多人不顾一切的讲上帝的道理。

  我看到了上帝可敬畏的大能开始运作了。世界上很多人都在传讲耶稣的道理和他的能力,奇迹随处可见,几乎所有忠心信仰的人都能行神迹。神迹无所不在,差别是那些被上帝招来当仆人的,可以行不可思议的事情,令人敬畏的事工,其中包括了使死人复活、一再的治好了那些被认为绝望的疾病。这种神迹是世界性的,看起来就好像是耶稣基督将他的恩赐都赐给了所有人,不可思议的奇迹都变成理所当然一样。

  这种圣灵倾倒的情况相当的普遍,几乎所有的国家都成了上帝的国度。但这种状况并没有持续很久,我并没有被指示知道这正确的时间有多少,可能是六个月左右吧。之后那些邪恶的势力又重新的掌权,我再也看不到任何的希望了。

被监禁

  离我们传最后的福音不久之后,我们就被所谓军事特务给抓起来。我们被监禁起来,然后问了很多有关福音工作的问题。我发现他们对我们行动了若指掌,好像就一直跟着我们一样。

  开始的时候他们的口气还很和善,解释说新秩序多么需要我们的协助。他说美国早就不存在了。这些人说话的技巧相当的高超,要我们相信我们的合作是如何的重要。我们最后被告知不可以再去传福音。我们拒绝,他们就改变了质问的方法,新秩序的狐狸尾巴终于冒了出来。

  接下来我们每天面对不断的恐吓和嘲笑怒骂,这是相当恐怖的。他说他们的计划是要铲除所有的基督徒。他说我们过时的宗教习俗是没有用的,许多的信仰浅薄的基督徒,在新秩序的威胁下屈服了。

  询问都是粗鲁而讥笑的,这大概持续了几个小时。他们开始要我们去拒绝"他",很可笑的他们永远不说"耶稣",他们只叫"他",他们根本不能说耶稣的名字! 一个人如果不以耶稣为他的磐石的话,是相当容易被打败的,即使是最强壮的人。我们被上帝赐予勇气和力量,我们完全不在他们的威胁下屈服。

排队受刑

  最后经过好几个小时的询问,我们被带到一条很长的走廊上,好几百人都排在一条线上,有许多的门将走廊隔开;每次开门的时候我们就向前,排队的人就减少;我看到有许多人走出行列并且在哭泣,我开始知道这个队伍是准备让基督徒受刑用的。

  经过的好几个小时,我们看到了最后的一扇门,我看到门内有一个刽子手和数个特务,我才完全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在我们身上。

  我开始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我开始全身厉害的发抖,像是洗衣服时洗衣机不平衡一样的颤抖。我整个人好像是冻僵了,我根本没办法站立,我的下巴好像锁住了一样动弹不得。

  一个戴着黑色头罩只露出眼睛和嘴巴的人,他手里拿着像电影里的大刀,邪恶漫布在空气中,甚至是可以摸得到的,整个经验实在是太过于恐怖了。

殉道

  我知道现在要拯救自己的唯一方法就是为信仰而死!现在就是为基督而死的时候!我曾听过所谓的"殉道者",我现在也成了"殉道者"了!

  我开始听见有人在我附近喊:"拒绝他,现在还不晚,拒绝他你还可以活着,拒绝他你还可以活着,拒绝他你还可以活着!"

  我不知道该活着跟死人一样,还是乾脆一死了之。我完全的混乱了;那个福音老人,活生生的在我面前被处决了。我知道该是我做决定的时候了,活着还是死去,那个老人一点都不惧怕。下一个是我的妻子,我完全无法忍受了。

  我被一个声音疯狂的折磨着:"拒绝他吧,你本来就是个懦夫,快放弃求生存吧!" 我已经完全的歇斯底里了,更糟的是我根本没办法大声说话!我的情绪已经麻痹了,我的太太就要死了,我却连说话都不行。突然的门关上了,我知道她已经不在人世了。

  我好像被冻僵了,是如此的寒冷和恐怖,我开始怕我会拒绝耶稣和我对他的信仰。我完全的绝望了,拒绝耶稣的念头几乎要胜了,我根本无法说话,请上帝来救我。因此我就在心底深处祷告:"主阿救我,我知道我不想拒绝你。"

  就在那时有一个人摸我的右肩,一股巨大的温暖和平静充满了我;我回头看是谁;发现就是耶稣基督。我不知道他如何进来的,但他现在确实就在我的眼前。看起来是如此的荣耀!他的眼睛如火像是烧着的火把一样直入我灵魂的深处。

  他对我说话时有力又温柔:"我的孩子,别怕!死亡永远抓不住你的。" 一瞬间胆量和勇气支持了我,我大声的说:"我永不会背离耶稣,因为他就是我们的主,希望我们从罪里得释放。"

  那扇门又开了,这次换我了;我躺在一个十字架型的平台上,我的身体被绑在直的台面上,我的双手被绑在横的台面上。刽子手要来取我的性命了;我看到大刀举了起来,又落了下去;刀刃碰到我的脖子时我就死了。确实的说;是我离开了我的身体。我竟然一点痛苦也没有!一瞬间我就和耶稣站在一起看着。

  我看到我的身体不停的喷血,刽子手和那些特务们就在讨论为什么我血流不止,比任何人还多。因为我血流太多了,那个刽子手脱下他的面具大喊:"我不想再杀这种人了!"

  我醒来,心中非常的震撼,我知道我开始需要为这个梦找很多很多的解答了。

回到上头  回「补充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