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圣经简报站 BiblePoint.net

 

「七种邪灵」系列之三

耶布斯人的灵

 

Noe Leon(梁锦才)着


译自:http://shamah-elim.info/jebusite.htm

相关简报档和录音:迦南七族的灵


  「耶布斯人 」意为「踹谷者」,踹谷就是将谷粒和谷糠分开的动作,通常是由动物(例如牛)在踹谷场上进行踹谷,践踏铺在地上的谷粒。因此我们可以引申:耶布斯人的灵就是践踏别人的灵。

  内心被耶布斯人的灵所沾染者,通常就是那种会毫不犹豫贬低和羞辱别人的人。藉由践踏别人,耶布斯人致力于防范别人长高。他们喜欢让人自觉微小,当他们看见这些「小人物」企图树立自己的权柄时,就会刻意打压他们。耶布斯人相信,有些人天生就次人一等,无权彰显任何形态的权柄。据他们看来,「小人物」就是该闭嘴听话,因为他们是无名小卒,永远不成大器。种族歧视的灵,就是耶布斯人的灵。耶布斯人是社会阶级制度的执行者。

  很不幸的是,现今教会却挤满了耶布斯人。过去,耶布斯人以律法主义者的形态出现,传讲「法利赛式」规条的「福音」,要求信徒遵守、服从这些规条,却不告诉信徒在基督里的潜能。

  以赛亚书710章显示早在数千年前,神就已预言这种律法主义的灵(以亚兰王利汛和以色列王比加为代表),将被一个较着重在基督里之恩典的福音(以亚述王为代表)所取代。然而,以赛亚书910章却显示,亚述王将得寸进尺,使这个强调恩典的福音堕落成一个不讲公义和审判,容忍罪恶的「福音」。在这种「福音」里,只讲怜悯而不顾真理,成了正规常态。

  由于这种光强调恩典的福音已经偏离神的本性,它就像一种抗生素,只杀死部分细菌,却让其余的细菌突变成更强大、具有抗药性的细菌。这正是耶布斯人的写照。

  耶布斯人的灵仍像苍蝇般萦绕在教会内,但却已非先前的「律法主义」菌种。如今它以一种更狡猾、更不明显的形态出现。耶布斯人如今传讲一种「福音」,将基督的身体分成两种阶级:「传道人」和「平信徒」。「传道人」包括全职牧师和教会干事,「平信徒」则是没在教会高层拥有职位的一般信众。这些「传道人」成为教会的属灵大师,负责协助那些相对较不属灵、没有时间或能力直接听神声音的「平信徒」。如此这两个属灵阶级建立起互相依存的关系,平信徒把自己的属灵权柄交付给传道人。

  既然平信徒只能依赖传道人去听神的声音,牧师所说和所作的便成为当地的法律,平信徒如果胆敢质疑牧师的教导或决定,就自动遭到训斥和打压。耶布斯人会说:「有谁胆敢质疑牧师的属灵智慧?」

  他们会再补充说:「你岂没有读过罗马书第13章吗?我们应该顺从权柄,只要顺服,这样你就会从神所设立的权柄领受属灵祝福。如果悖逆,属灵祝福的遮盖就会离开你,你将落在悲惨的下场中。」

  由于这种耶布斯病菌比先前的菌种「温和」,现今的「传道人」让他们的「平信徒」拥有更多的自由。年轻人可以去听属鬼魔的重金属音乐,只要歌词里有一点点「基督徒」的成分就行。年轻女士可以穿惹火的牛仔裤和新潮的紧身上衣,只要不露出私处,只要她继续参加青年聚会就行。诗班成员可以把一切时间投注在自己的事业上,而不花一点时间来聆听神的声音,只要他按时参加练唱,并把音调唱对就行。执事们可以散播有关弟兄姊妹的龌龊谣言,只要他们在一切执事活动上维持全勤就行。副牧师和他家人可以在家中观看那些公然鼓吹通奸行淫的电视节目,只要那不是限制级的色情片,只要他在教会履行副牧师的职责就行。以上这些都是可以容忍的,但如果有人胆敢质疑牧师的异象,那就得小心了,这可是罪!现代耶布斯人的口号就是:「只要顺服,从你的传道人领受祝福。」

 

顺服到永生

 

  请不要误会,上文可能令有些人以为我不相信顺服之道,其实我确实相信我们要有一个顺服的灵。圣经里要我们全人顺服神。如果神叫你向后翻筋斗,你就必须照做。如果神叫你倒立并喝下一杯水,你就得照做。我们应该乐意去做神所吩咐的每一件事。我们在神面前当存一颗柔和顺服的心,当像一块黏土,可以让神随他心意塑造成任何样子。

  我们在顺服神时,若察觉神正透过人说话,我们也会顺服人:

  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我又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我父把羊赐给我,他比万有都大,谁也不能从我父手里把他们夺去。我与父原为一。(约10:27-30

  身为主的羊,我们都有分辨他声音的能力,知道何时是神透过人说话,何时则是天然人「奉神的名」说话。身为主的羊,我们都能进入永生,这不仅仅是免下地狱,而是在永世里得着奖赏,与神合一(不是每个重生的人,都会自动得此奖赏)。这是为何主在30节说:「我与父原为一」。也许有人会说,只有耶稣有权这么说,但请注意耶稣在30节之后怎么说:

  犹太人又拿起石头来要打他。耶稣对他们说:「我从父显出许多善事给你们看,你们是为那一件拿石头打我呢?」犹太人回答说:「我们不是为善事拿石头打你,是为你说僭妄的话;又为你是个人,反将自己当作神。」耶稣说:「你们的律法上岂不是写着『我曾说你是神』吗?经上的话是不能废的;若那些承受神道的人尚且称为神,(约10:31-35

  信徒同伴,主在此称你为「神」。有人会坚称,此处的「神」是小写的god,但请记得,整本新约圣经的原文,全都是小写的希腊字母,所以讨论god究竟是大写还是小写,其实是毫无意义的。人之所以会作这种无意义的讨论,是因多数信徒不明白称自己为「神的儿子」或「神的女儿」所隐含的重大意义。正如狗的后裔都是狗,猫的后裔都是猫,马的后裔都是马,你认为神的后裔会是甚么呢?如果这答案太令我们烦恼,我们就该停止称自己为「神的众子」!主在约翰福音17章补充说:

  使他们都合而为一。正如你父在我里面,我在你里面,使他们也在我们里面,叫世人可以信你差了我来。你所赐给我的荣耀,我已赐给他们,使他们合而为一,像我们合而为一。(约17:21-22

  请注意耶稣在此说,我们有机会和父合一,正如他和父合一一般。耶稣甚至敢说,我们可以分享神的荣耀!但请注意主藉着以赛亚是怎么说的:

  我是耶和华,这是我的名;我必不将我的荣耀归给假神,也不将我的称赞归给雕刻的偶像。(赛42:8

  这和主在约翰17:22所说的是否矛盾呢?既然神不和任何人分享他的荣耀,就没人能在「他以外」分享他的荣耀。这暗示要让以赛亚42:8和约翰17:22同时成立的唯一办法,就在于我们有无机会与神合一。这就是永生的本质,也是约翰17章以下列经文开始的原因:

  耶稣说了这话,就举目望天,说:「父啊,时候到了,愿你荣耀你的儿子,使儿子也荣耀你;正如你曾赐给他权柄管理凡有血气的,叫他将永生赐给你所赐给他的人。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约17:1-3

   根据第3节,永生就是认识那「独一的真神」,意即在他的「真」和「独一」中认识他(申6:4),换句话说,就是在公义和审判中与他合一(因为真理是和公义、审判紧密相连的,正如我们在另一篇「属灵的特洛伊马」中所说的)。

  如果一个信徒一直听说只有牧师才能听见神的声音,那他怎能认识神,并与神合一呢?如果你不认得某人的声音,你能说你认识他吗?你能认识一个从未对你说过话的人吗?一个人如果只透过中间人向你传话(因为这中间人比你「更配」),你能真正认识他吗?

   耶布斯人不了解,每个信徒都能得到真正的永生。他们最拿手的是设下限制,他们很会告诉别人何者不能做,藉此限制别人的生命。他们最不会的是教人认识自己的潜能,知道自己可以成为甚么和做甚么。今日的耶布斯人在世俗领域给予「普通」信徒许多自由,但继续把属灵领域的自由和潜能,保留给特选的少数人。

  耶布斯人不明白,神是透过「死而复活」来运作。神先用审判的话「杀死」一切与他相违的事物,这话像把剑,在我们里面摧毁一切和他本性相反的东西(来4:12);然后使我们在他里面复活,得着新的性情。这个「死而复活」的过程在我们一生当中不断进行。耶布斯人对「死」的部分知之甚详,却不太了解「复活」的部分,因为他们认为「小」信徒不配拥有复活的生命:

  既传基督是从死里复活了,怎么在你们中间有人说没有死人复活的事呢?若没有死人复活的事,基督也就没有复活了。若基督没有复活,我们所传的便是枉然,你们所信的也是枉然;并且明显我们是为神妄作见证的,因我们见证神是叫基督复活了。若死人真不复活,神也就没有叫基督复活了。因为死人若不复活,基督也就没有复活了。基督若没有复活,你们的信便是徒然,你们仍在罪里。就是在基督里睡了的人也灭亡了。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林前15:12-19

  「复活的生命」不仅仅是在肉身的死亡之后,「活」在天堂里,完满的复活生命乃是与神合一,他自己是生命的源头和作者。

  与耶布斯人的信念相反的是,在圣灵里成长和发挥潜能的条件,并不是由一些被认可的「属灵」组织所按立,成为全职传道人,而是一颗顺服神旨意的心,一颗渴望活在神持续审判下的心:

  有一个人来见耶稣,说:「良善的夫子,我该作甚么善事才能得永生?」耶稣对他说:「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神以外,没有一个良善的。你若要进入永生,就当遵守诫命。」他说:「甚么诫命?」耶稣说:「就是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作假见证;当孝敬父母,又当爱人如己。」那少年人说:「这一切我都遵守了,还缺少甚么呢?」耶稣说:「你若愿意作完全人,可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那少年人听见这话,就忧忧愁愁的走了,因为他的产业很多。(太19:16-22

  那年轻人问耶稣,他当如何才能进入永生,耶稣并未叫他作决志祷告。他叫他遵守诫命。耶稣接着列出六条诫命。当那年轻人回答说,这六条他都已遵守时,耶稣并没说:「撒谎!你并没遵守。」他却是给他第七条命令,就是变卖他一切所有的,分给穷人,然后跟随他。

  数字「」在圣经里通常代表人的努力,因为人是工作六天,第七天安息(当然,这是就灵意而言)。这意味进入永生,必须付上一些努力的代价,但最后完成必须靠神。这过程中有一部分是须要我们安息,让神来做(这须向神降服)。当耶稣要求那年轻人变卖一切时,他乃是要求他舍下心中最宝贵的东西。换句话说,唯有透过一颗顺从的心,舍弃一切给神,无论他要我们何往,都愿意跟随他,这样我们才能进入永生。我们蒙召在第七天死,这样才能在第八天复活,正如耶稣也是在七日的第一日复活。(太28:1-10

  请注意,耶稣并没告诉那年轻人说,进入永生的关键是顺服他会堂里的祭司。进入永生的关键是跟随耶稣,不是跟随天然人。既然我们理当认识耶稣的声音(约10:27),我们就该知道牧师(或地上任何人)是否是在圣灵里说话。当牧师或一个在教会中坐在你身旁的小孩子,在圣灵里对你说话时,你就当顺从,因为是神在说话。反之,如果牧师所说的,与神所启示在你心中的相违背,你就不应顺从,应为我们蒙召,是要怕神超过怕人。

 

耶布斯人导致的瘸腿

 

  在使徒行传第3章中,彼得和约翰医好一个在圣殿美门口讨饭的瘸子:

  申初祷告的时候,彼得、约翰上圣殿去。有一个人,生来是瘸腿的,天天被人抬来,放在殿的一个门口(那门名叫美门),要求进殿的人 济。他看见彼得、约翰将要进殿,就求他们 济。彼得约翰定睛看他;彼得说:「你看我们!」那人就留意看他们,指望得着什么。彼得说:「金银我都没有,只把我所有的给你:我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叫你起来行走!」于是拉着他的右手,扶他起来;他的脚和踝子骨立刻健壮了,就跳起来,站着,又行走,同他们进了殿,走着,跳着,赞美神。百姓都看见他行走,赞美神;认得他是那素常坐在殿的美门口求 济的,就因他所遇着的事满心希奇、惊讶。那人正在称为所罗门的廊下,拉着彼得、约翰;众百姓一齐跑到他们那里,很觉希奇。(徒3:1-11

  美门的「美」字,在观念上与「恩典」十分相关,因此这瘸子代表一切被耶布斯人弄瘸腿的信徒,他们不明白自己距离「恩典之门」有多近。许多信徒是属灵的瘸子,乞求「传道人」的施舍,不知自己其实可以获得神的恩典,与神有直接的关系。

  这恩典并不是指来到神面前,只为了从神得些东西,如某些信徒所以为的。这恩典乃是要使你认识神是你的父亲和朋友,使你与神合一,使你在地上彰显他的能力和荣耀。(如果你的孩子只在要东西时,才会来找你,这岂不令你感到愤恨吗?)这恩典在于使我们有分于神的神圣性情(彼后1:3-4),并在地上彰显这性情。这比世上一切金银更有价值。

  在彼得和约翰奉耶稣的名医好那瘸子之前,第7节说彼得拉着他的右手,扶他起来。这动作和耶布斯人所做的刚好相反,因为耶布斯人所致力的,是把人压下去,不是扶人起来。这个「扶起」也远非「感情上」的激励所能比。基督徒不应该是属灵的「啦啦队」。「基督徒」的希腊原文,是从「膏抹」这字而来,因此基督徒应该是向人传输「先知性恩膏」的人,使人进入神给他们的先知性呼召中。这膏抹是实在的东西,是在灵界里真实存在的。它不是激发激发感情,不是属魂的产物。

  当瘸子被医好之后,他就行走,和使徒们一起进入圣殿(8节)。这意味真实的使徒性恩膏和先知性恩膏(分别由彼得和约翰所代表),能使一个信徒自己行走不再依赖别人。如今这瘸子可以自己自由进入圣殿赞美神(8节)。他进入一个和神的直接关系中,这直接的关系是耶布斯人所强烈反对的。这也是为何圣灵记载瘸子被医好之后所发生事情:

   使徒对百姓说话的时候,祭司们和守殿官,并撒都该人忽然来了。因他们教训百姓,本着耶稣,传说死人复活,就很烦恼,于是下手拿住他们;因为天已经晚了,就把他们押到第二天。但听道之人有许多信的,男丁数目约到五千。(徒4:1-4

  请注意那些属灵当局看到门徒在教导百姓,并传讲死人复活时,有多么「烦恼」。耶布斯人相信这些「百姓」在属灵上是次等公民,不配获得属灵的分赐传输,因为这些自由和潜能若落在「小老百姓」手中,是太危险的事。耶布斯人认为,有些人就该躺在地上,不该起来。正如我们所说的,他们相信「杀死」,却不信「复活」。他们忘了,麦子被踹,是为了把麦粒从谷糠中彰显出来,不是为了摧毁麦子。

  你们当侧耳听我的声音,留心听我的言语。那耕地为要撒种的,岂是常常耕地呢?岂是常常开垦耙地呢?他拉平了地面,岂不就撒种小茴香,播种大茴香,按行列种小麦,在定处种大麦,在田边种粗麦呢?因为他的神教导他务农相宜,并且指教他。原来打小茴香,不用尖利的器具,轧大茴香,也不用碌碡;但用杖打小茴香,用棍打大茴香。作饼的粮食是用磨磨碎,因他不必常打;虽用碌碡和马打散,却不磨他。这也是出于万军之耶和华他的谋略奇妙;他的智慧广大。(赛28:23-29

  麦子不是放在地上永远遭践踏的(28节)。当神透过他审判的话产生死之后,便释放出复活的能力,使那在死中所栽种的(麦粒)可以复活:

  并且你所种的不是那将来的形体,不过是子粒,即如麦子,或是别样的谷。(林前15:37

   正如上述经文所示,你的生命须先被种下,才能复活。如果审判临到某人,他却拒绝交出他的生命,不使这生命成为一粒种子,神就没有东西可以复活,因为没有播种的地方,就不会有收成:

   凡想要保全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丧掉生命的,必救活生命。(路17:33

 

属神的背叛一例

 

  那瘸子被医治之后,五千人归向主(徒4:4)。在圣经里,数字「」通常和「服事的恩典」有关,这就是为何在以弗所书4:11有五重职事,和我们每只手有五根手指的原因,因为手就是用来「服事」别人的。数字「一千」通常和「多得无法测度」有关。因此,既然五千等于乘以一千五千名信主者是一幕先知性的图像,代表神要在晚雨沛降的末后日子里,分赐服事的恩典给多得无法数算的人。当耶布斯人倾巢而出,要将这恩典限制在少数人身上时,神也要出来,将这恩典分赐给他的一切子民,凡是愿意接受的,都会领受这个分赐,而且在这末后的日子里,领受到这分赐的人将为数甚多。

  请注意当年那属灵当局对于五千人信主的反应:

  第二天,官府、长老,和文士在耶路撒冷聚会,又有大祭司亚那和该亚法、约翰、亚力山大,并大祭司的亲族都在那里,叫使徒站在当中,就问他们说:「你们用甚么能力,奉谁的名做这事呢?」那时彼得被圣灵充满,对他们说:(徒4:5-8

  从第7节可看到,耶布斯人总是询问有关「授权」的问题。换句话说,他们要知道:「是哪个被认可的官长领袖,授权给你们做这事?」耶布斯人要求信徒须在牧师的遮盖下做事。

  有一次我在TBN(一个基督教电视频道)上听到一位女先知在一场属灵特会上问一群听众:他们来参加这场特会,有否先获得牧师批准?她说,如果他们没有先获得批准,就是不顺服,将无法在特会中领受到神的祝福。这是何等愚昧的话!听到这位被神大大膏抹的妇人说出如此愚蠢的话,令我的心伤痛。随着时日过去,我看到耶布斯人的灵如何使先知性恩膏从这妇人的生命中逐渐漏掉。耶布斯人专门猎捕那些害怕「悖逆」的人,很不幸的,他们在这位神所大用的妇人身上得逞了。

  先知是神所设计的,为了勇敢面对人间的权柄;这是为何在旧约里,先知常被差到王面前(这些王也是神所膏的),以来自神的预言向王发出挑战。先知不怕公然反抗人为组织结构,他们是神军队中的「神风特攻队」。他们不怕死,他们不怕被舆论法庭拿石头打死,或被执政者处死,因此死亡的威胁吓不倒他们。当一个先知失去这种对抗人为组织结构的大无畏精神时,他们在神手中就成为无用。

  我曾见上述那位神所重用的女先知经常在讲台上斥责(也就是「践踏」)「一般」信徒,却温顺地跪在一位有名的牧师面前。但神的先知不能尊崇任何人,他必须指摘任何人的罪过,只能无条件顺服神,而非顺服人,即使冒着被天然人看作「悖逆」的风险,也在所不惜。

  在使徒行传4:8我们发现一些东西,是多数牧师宁可不传讲的。彼得在圣灵的膏抹下,指那些反对基督的人为「治民的官府和长老」。换句话说,他承认这些人是合法的权柄。接着他对抗他们:

  你们众人和以色列百姓都当知道,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人得痊愈,是因你们所钉十字架、神叫他从死里复活的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他是你们匠人所弃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他们见彼得、约翰的胆量,又看出他们原是没有学问的小民,就希奇,认明他们是跟过耶稣的;又看见那治好了的人和他们一同站着,就无话可驳。(徒4:10-14

  请注意彼得在第10节中说到「你们所钉十字架的拿撒勒人耶稣基督」时,就是在定罪这些权柄是谋杀基督的人。他在第11节说「你们匠人所弃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就是在宣告他们「缺乏属灵的分辨力」。他在第12节弃绝他们的名,意即他们的「大祭司」、「长老」、「官府」、「文士」等头衔,他宣告这些名无法带来拯救,因为只有一个名可以赎回人失落的属灵产业,就是耶稣的名。换句话说,针对他们起初问的问题「是哪个被认可的官长领袖,授权给你们做这事?」彼得相当于用以下的话回答:

  没有一个被认可的官长领袖,授权给我们做这事。我们做这事,乃在顺服一位你们天然眼睛所看不见的主。我们没有来自你们所认可之权柄的介绍信。即使你们认为耶稣也算是一种人间的权柄,他也不会在此以肉身显现,向你们证明我们获得他的遮盖。我们所跟随的名,高过你们的每一个名,虽然我承认你们是以色列百姓的合法官长和长老。」

  13节说,彼得和约翰的胆量令这些官长惊讶。这些「小老百姓」竟凭藉圣灵的权柄说话,令他们很不习惯。彼得和约翰没有甚么「遮盖」,只有神在他们生命中的同在。然而,这些人间的官长拒绝相信这些「没有学过」的加利利人所传的信息。他们威胁两使徒,命令他们不可再奉耶稣的名讲论教训人。但请看彼得和约翰如何回答:

  于是叫了他们来,禁止他们总不可奉耶稣的名讲论教训人。彼得、约翰说:「听从你们,不听从神,这在神面前合理不合理,你们自己酌量吧!我们所看见所听见的,不能不说。」(徒4:18-20   

  换句话说,他们对官长这么说:

  「我们不会顺从你们的命令,因为我们在灵里领受的信息,与你们这些人的命令相反,而神对我们心所说的话,优先于任何人的命令,不论这命令是谁下的。」

  对任何耶布斯人而言,使徒行传第四章最后的发展就更糟了:

  二人既被释放,就到会友那里去,把祭司长和长老所说的话都告诉他们。他们听见了,就同心合意地高声向神说:「主啊!你是造天、地、海,和其中万物的,你曾藉着圣灵,托你仆人我们祖宗大卫的口,说:外邦为甚么争闹?万民为甚么谋算虚妄的事?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也聚集,要敌挡主,并主的基督。希律和本丢彼拉多,外邦人和以色列民,果然在这城里聚集,要攻打你所膏的圣子耶稣,成就你手和你意旨所预定必有的事。他们恐吓我们,现在求主鉴察,一面叫你仆人大放胆量讲你的道,一面伸出你的手来医治疾病,并且使神迹奇事因着你圣子耶稣的名行出来。」祷告完了,聚会的地方震动,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放胆讲论神的道。(徒4:23-31

   他们在第25节指大卫为「神的仆人」,这词在圣经中通常用来指先知,意思是说他们顺服神而非顺服人: 

  自从你们列祖出埃及地的那日,直到今日,我差遣我的仆人众先知到你们那里去,每日从早起来差遣他们。你们却不听从,不侧耳而听,竟硬着颈项行恶,比你们列祖更甚。(耶7:25-26

  这意味使徒行传4:25-26指大卫是个顺服神的先知。请注意这群受膏抹的信徒引用诗篇2:1-2,大卫在其中宣告地上的君王臣宰聚集攻击主和他的受膏者。这听来像不像是对权柄的挑战和谴责?他们岂不是在说,人间的权柄倾向于反对圣灵所膏抹的?当基督在肉身里的时候,钉死他的岂不就是人间的权柄吗?宗教当局在2000年前怎样钉死基督,今天也照样继续「钉死」那些在主的膏抹中说话的人,命令他们顺服这地上的权柄和组织。世界各地的牧师都在压制圣灵在其会众中所发的先知性声音,因为他们担心会友人数减少,超过担心离开神的旨意。神对这些阻碍他伟大复兴的人,已经感到厌烦了。你会看到,在未来10年里,神将释放出大能的审判,临到整个会众,甚至整个城市和国家。你们这些目前统治耶路撒冷的耶布斯人啊!要小心,因为大卫已经在路上了:

  大卫和跟随他的人到了耶路撒冷,要攻打住那地方的耶布斯人。耶布斯人对大卫说:「你若不赶出瞎子、瘸子,必不能进这地方」;心里想大卫决不能进去。然而大卫攻取锡安的保障,就是大卫的城。当日,大卫说:「谁攻打耶布斯人,当上水沟攻打我心里所恨恶的瘸子、瞎子。」从此有俗语说:「在那里有瞎子、瘸子,他不能进屋去。」大卫住在保障里,给保障起名叫大卫城。大卫又从米罗以里,周围筑墙。大卫日见强盛,因为耶和华万军之神与他同在。(撒下5:6-10

  今日的耶布斯人也在轻蔑地嘲笑神的先知性余民(就是今日的大卫),声称即使是耶路撒冷里的瞎子和瘸子,也能打败大卫。但这些先知性余民不仅不会因为公然抵挡人间的权柄而遭圣灵谴责,反而会获得神的印证,就如信徒在使徒行传第四章所得到的一般。神将震动地(徒4:31),这代表神将摇撼属人的组织结构,将其拆毁;而大卫将被圣灵充满,这代表神的先知性余民将获得强烈的膏抹,使他们能更加放胆(徒4:31)传讲神的话,对抗一切胆敢因着人的头衔和家世就抵挡神计画的人间权柄。

  耶布斯人的灵是被神咒诅的,它的结局已经指日可待。当神造访他的子民时,但愿他在本文读者的心中,没有找到任何耶布斯人的灵安居其内。

 

上一篇:赫人的灵  下一篇:亚摩利人的灵

回到上头  回「补充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