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圣经简报站 BiblePoint.net

 

「七种邪灵」系列之二

赫人的灵

 

Noe Leon(梁锦才)着


译自:http://shamah-elim.info/hittite.htm

相关简报档和录音:迦南七族的灵


  「赫人」意为「恐怖之子」;赫人是赫的后裔,赫就是「恐怖」的意思。「恐怖」这字代表极端的害怕,并且含有「神秘」的因素。举例说,你可能会怕碰触一条裸露的电线,因为「知道」其中有电流通过,一旦碰到就会受伤,但这种害怕还称不上是「恐怖」。恐怖是当你深夜走在一条暗巷中,而你「不知道」是否会有人从两旁突然跳出来攻击你。恐怖是当你听到一个连环杀人魔正在你家附近犯案,而你却不知道你家是否为他的下一个目标。

  因为恐怖是和「未知」有关,它就牵涉到一些「你的理智所看不见的东西」。我们的魂(soul)包含三个部分,理智(mind)是根据它所「看见」的来运作,心(heart)是藉由「听」来做决定,而感情(emotions)则是心的「耳朵」。因此,我们可以说:恐怖是感情成分多于理智成分,并且主要是来自你的感情所「听见」的,多过于你的理智所看见的。

  赫人的灵就是恐怖的灵,它是躲在暗中的工作者,专门攻击人的感情。它是恶梦和莫名其妙的恐惧(如惧怕封闭空间、惧怕陌生环境、极端的怕狗、怕黑)背后的灵。被这些恐惧感所折磨的人都可以见证:恐怖会产生一种「很深的绝望感和痛苦」,使人觉得不想再活下去。因此「自杀」的背后,也是赫人的灵在作祟。(这说明为何恐怖份子,如凯达和哈玛斯组织,都驱使他们的追随者去自杀。)

  亲爱的朋友,如果你正陷在极深的绝望感之中,自杀的念头挥之不去,这就是赫人的灵正在攻击你。我不知以下这话是否能让你得到安慰,就是圣经里的先知们,其实也不断受到赫人的灵攻击。你若领受一个强烈的先知呼召,通常意味着你的一生会一直受到赫人(即恐怖份子)的袭击。

  因此,振作高兴吧!你一生和绝望长期战斗,是一个强烈的先知呼召所带来的结果。神对你有一个伟大的呼召,在你身上有一个强烈的先知使命。你要迎面抵挡赫人的攻击,在基督里勇敢。当时日过去,你会看见赫人将蒙羞溃败,离你遁逃,你所受的苦楚和绝望,将成为神国度里的一粒种子,在属灵领域产生伟大的胜利,使许多生命蒙祝福、得释放。

  一个陷入很深绝望感的人,通常会掉入一种深深的沮丧和悲伤状态。如果你盯着一个人的眼睛看,感受到很深的悲伤和绝望,这人就是正受赫人攻击。

  由于赫人的掠食对象是人的「感情」,他们喜欢躲在暗处,让「理智」看不见,然后向人的感情「悄悄说臆测的事」。这意味那些喜好散播谣言和臆测的人,就是让赫人的灵在他们心中扎根。

 

赫人是左撇子

 

  士师记第三章说到,以色列人行神眼中看为恶的事,神就使摩押王伊矶伦强盛,攻击以色列人,并征服他们。当神的百姓悔改后,神就兴起以笏拯救他们。

  于是以色列人服事摩押王伊矶伦十八年。以色列人呼求耶和华的时候,耶和华就为他们兴起一位拯救者,就是便雅悯人基拉的儿子以笏;他是左手便利的。以色列人托他送礼物给摩押王伊矶伦。以笏打了一把两刃的剑,长一肘,带在右腿上衣服里面。他将礼物献给摩押王伊矶伦(原来伊矶伦极其肥胖);以笏献完礼物,便将抬礼物的人打发走了,自己却从靠近吉甲凿石之地回来,说:「王啊,我有一件机密事奏告你。」王说:「回避吧!」于是左右侍立的人都退去了。以笏来到王面前;王独自一人坐在凉楼上。以笏说:「我奉神的命报告你一件事。」王就从座位上站起来。以笏便伸左手,从右腿上拔出剑来,刺入王的肚腹,连剑把都刺进去了。剑被肥肉夹住,他没有从王的肚腹拔出来,且穿通了后身。以笏就出到游廊,将楼门尽都关锁。(士3:14-23

  请注意因以笏是左撇子,因此得以杀掉伊矶伦。由于多数人都是右撇子,以致伊矶伦没注意以笏左手的动作。这事件显示左手是和「看不见」的事物有关,而右手则通常和理智所看得见的事物有关。

  许多人都知道,右侧身体是受左半边大脑控制,这半边大脑是负责逻辑推论;左侧身体则是受右半边大脑控制,这半边大脑是掌管创意和直觉。右侧的逻辑和推论,包含对「真理」的认识,和「律法」的应用。律法就是设立界线,规定何者我们可作,何者不可作。因此律法总是暗示一些「限制」。

  既然律法所限制的是我们的意志,守法就意味我们意志的死,使别人(立法者)的意志能够贯彻。法律的本质也是「公开的」,如果一条法律只有立法者知道,这条法律就无用。此外,如果没有「权柄」负责执法,这条法律也是无用。诗篇110篇显示主如何将「右手」和建立「权柄」关连在一起。

   因此,右侧乃和真理、律法、公开、权柄、架构、限制、死亡有关。

  反之,左侧则和创意及直觉有关,故左手暗指「自由」,而非「限制」。在圣经里,能够自由进出或行动,是和「恩典」有关。

  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4:16

  我说的良心不是你的,乃是他的。我这自由为甚么被别人的良心论断呢?我若谢恩而吃,为甚么因我谢恩的物被人毁谤呢?(林前10:29-30

   圣经一方面将自由连到恩典,又将恩典连到「生命」:

   就如罪作王叫人死;照样,恩典也藉着义作王,叫人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永生。(罗5:21

  你们作丈夫的,也要按知识和妻子同住;因她是软弱的器皿,与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所以要敬重她。这样,便叫你们的祷告没有阻碍。(彼前3:7

  圣经也将自由连到「灵」:

   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那里,那里就得以自由。(林后3:17

  当主呼召我们「以灵和真理」敬拜他时(约4:24),他乃是呼召我们用左侧(灵)和右侧(真理)敬拜他。

  主也将恩典和亲密关系放在一起:

  因为,乖僻人为耶和华所憎恶;正直人为他所亲密(或译:他分享秘密给正直人)。
  耶和华咒诅恶人的家庭,赐福与义人的居所。
  他讥诮那好讥诮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箴3:32-34

  请注意第32节先说到神和正直人亲密,34节再说神赐「恩典」给谦卑人。当神在希伯来书416节邀请我们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典的宝座」前,就是告诉我们可以前来亲近他。古时候,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来到国王面前:

  「王的一切臣仆和各省的人民都知道有一个定例:若不蒙召,擅入内院见王的,无论男女必被治死;除非王向他伸出金杖,不得存活。现在我没有蒙召进去见王已经三十日了。」(斯4:11

  只有在王的面前得到恩典的人,才能自由的来到宝座前:      

   王见王后以斯帖站在院内,就施恩于她,向她伸出手中的金杖;以斯帖便向前摸杖头。王对她说:「王后以斯帖啊,你要甚么?你求甚么,就是国的一半也必赐给你。」(斯5:2-3

  当以斯帖在王面前得到恩典时(2节),她就能自由的靠近宝座,王就问她心里想要甚么(3节)。这显示恩典怎样打开亲密关系的门,然后分享心中的秘密。

  左侧除了和恩典、自由、生命和秘密有关之外,其创意和直觉也和「发现」有关。右侧是用以建立「已知」的真理;左侧则是用以探索和发现未知的真理。

  现在让我们比较左右两侧的特点:

左侧
右侧
真理
恩典
律法
自由
限制
生命
死亡
新的、未知的真理
已被建立的真理
直觉、无目的的
有组织的
看不见
看得见
秘密
公开

 

  根据以上观察,我们可以推论「理智」是位于魂的右侧,「感情」则位于魂的左侧。感情较丰富的人(也就是赋予自由给自己感情的人),一般说来比那些较有逻辑思想的人更具创意。这就是为何多数歌手、作家、画家和诗人,都是感情丰富的人。神将感情放在我们的魂里,成为一个掌管直觉和创意的重要器官。感情可以听见理智所看不见的事物。

  既然魂是由心、理智和感情所构成,我们可以用下图来代表魂:

 

   心位在中间,它是意志所居之处(弗6:6),所以它是魂的决策者。它和理智与感情共事,然后做出决定。

  赫人的灵是恐怖分子,专门攻击「感情」,且千方百计不让「理智」看见,因此我们可以肯定的说,赫人的灵是「左撇子的灵」。以下经文可以证实这点:

  凡你们脚掌所踏之地,我都照着我所应许摩西的话赐给你们了。从旷野和这利巴嫩,直到伯拉大河,赫人的全地,又到大海日落之处,都要作你们的境界。(书1:3-4

  请注意,神对约书亚先提应许之地的东侧(从旷野和这利巴嫩,直到伯拉大河,就是今天的伊拉克),然后再说应许之地的西侧(赫人的全地,直到大海,即地中海)。当你看一幅北方朝上的地图时,右边就是东方,左边就是西方。神既指出赫人位在应许之地的西侧,就是告诉我们赫人乃是「左撇子的灵」。

  这项看似微不足道的事实,对于蒙召攻占属灵应许之地的现代约书亚们,却是非常重要的。很有意思的一点是,在上述经文中,神只有提到赫人,而未提及迦南七族的其它民族。这是为何恐怖组织(如凯达)在今天会如此突出的缘故。

  灵界如今正在发生一些事情,现代约书亚在灵界乃是无名的,他们夺回属灵的应许之地的时刻已来到。我们正濒临一场将改变地球属灵空气的属灵大革命,赫人的灵在此刻就异常活跃。它们惧怕自己的安危,因知道约书亚的灵将来到,所以竭尽一切努力,就是要防止约书亚的灵被彰显出来。

 

神是从右往左写

 

  我们既知道赫人是左撇子,就要考虑一项重要的属灵事实,这可帮助我们击败赫人。大家都知道,主给我们以下命令:

  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6:33

  上面的表显示,右侧和律法、真理和权柄有关。既然律法的目的是要建立「正义」(justice,圣经常翻作「公义」righteousness),我们从马太6:33可以推论:神要我们从右边开始。

  当我们「心」和「理智」都「无私的」预备好,要执行神在地上的旨意时,神自己(不是我们)就会将我们推向左边,在那里我们领受神的恩典,他也给我们恩赐,最大的恩赐就是亲近他的喜乐,和知道我们在他眼中是美丽的(即充满恩典)。

  请注意刚才所引的以斯帖记5:2-3中,是王授权给以斯帖,让她靠近王,方式是向她伸出金杖,并让她触摸它。这是象徵以斯帖承认王在她生命中的「王权」。一旦她把自己放在王的右手边,承认他的「法律」和「权柄」,她就能靠近王,领受他的「恩典」。

  同样的,神也要我们把自己先放在右边,这边意味真理、限制、向我们自己的意志死。右边是「丑陋」、「令人讨厌」的一边,但也是我们须先将自己放下的一边,如此我们才能进入神的恩典中:

  耶和华与敬畏他的人亲密(或译:耶和华的秘密与敬畏他的人同在);他必将自己的约指示他们。
  我的眼目时常仰望耶和华,因为他必将我的脚从网里拉出来。
  求你转向我,怜恤我,因为我是孤独困苦。(诗25:14-16

  16节的「怜恤」,原文字根是从「恩典」而来,故该句意为「恩待我」)

  请注意神将他的秘密分享给「敬畏他」的人。既然分享秘密是人在上帝面前蒙「恩典」的记号,上述诗篇25篇就是说,当我们有一颗敬畏神的心时,我们就在他的面前蒙恩典。这颗敬畏神的心,一直关心神的旨意和他的属灵律法,也就是说,这颗心持续「住在真理之中」,住在右手边。

   当我们的心渴望住在他的旨意和审判之中时,你我在神的眼中是「美丽的」。但是当我们的心偏离公义和审判,而开始追求自己的私欲时,我们就变为「丑陋的」。

  但他赐更多的恩典,所以经上说: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故此你们要顺服神。务要抵挡魔鬼,魔鬼就必离开你们逃跑了。(雅4:6-7

  再次强调,在神面前蒙恩,是和一颗谦卑的心有关,这心顺从神的旨意。神要我们从右边开始,然后他会自动将我们移到左边。他呼召我们先「死」,这样他才能在他里面使我们「复活」得生;须先死亡,然后才有复活。

  神给你天然生命,好叫你可以奉献回去,成为一粒种子,在他里面收获永生。这个属灵过程在信徒的整生中不断发生,唯有当信徒决定像猪一般,紧抓住自己的天然生命不放,活着彷佛没有属灵产业可以奋斗时,这属灵过程才会受到阻碍。

  真理产生(向自己的意志)死,死却产生自由。例如有些人死去又活过来之后,描述他们的灵魂如何能够自由来去,和他们如何能够看见发生在许多里外的事情。圣经又说,当一个丈夫死了,妻子就能自由再嫁(罗7:2-3)。

  因为已死的人是脱离了罪。(罗6:7

  既然真理产生死,死产生自由,主宣告真理最终产生自由:

  耶稣对信他的犹太人说:「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门徒;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8:31-32

  关于这段经文,多数传道人拒绝了解的是:真理是「经由向己死」才产生自由。当我们从右边(真理的一边)开始,神就会把我们带到左边(自由和复活的一边)。

  希伯来文是从右向左写的。神让犹太人从右往左写的属灵原因,就是因为必须先从右边开始。太阳每天从东边(右边)升起,行经整个天空之后,在西边(左边)落下。神写字是从右往左,属肉体的人却将福音变成左边的东西,强调恩典、自由、生命和一切的「好东西」,却淡化神所要我们先宣讲的正义与审判、真理与公义。

   当教会终于明白事情必须从右边开始之后,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左手」恩典与能力之水流,将开始彰显。「神的河」乃是从右边开始,然后流向左边:

  他带我回到殿门,见殿的门槛下有水往东流出(原来殿面朝东)。这水从槛下,由殿的右边,在祭坛的南边往下流。(结47:1

(「往东」原是指门槛,不是指水流。水是从朝东的门槛下流出,如该节其余部分所说明的。)

 

左手「福音」引来赫人

 

  当牧师们传讲一种「福音」,是企图回避那「不太恩慈」的右边时,就自动引来赫人。许多牧师似乎相信新约的神是一个「仁慈和赐福」的神,一切都是「美好和快乐的」,信徒蒙召丝毫不须死或受苦。任何令人感到不便的苦楚和头痛问题,都被自动归类为「撒但的工作」,立刻加以「斥责」。福音很不幸的被人扭曲,人研读圣经变成是想知道可从神获得甚么,而不是想知道神向我们要甚么。

  当右边(负责处理真理、律法、审判、公义、死)被忽视时,信徒的理智就被削弱,唯一受到喂养的,是位居信徒魂之左侧的「感情」。感情本身并没有不好,事实上,它在释放神的先知性大能时,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当它不受一个「正确的理智」(专注于神的审判和公义)和一个「正确的心」(愿意顺从神的旨意)所约束时,「感情」就容易去聆听赫人欺哄之灵的话,并受它激动。

  在圣经里各种职事当中,最「感情化」的就属先知的职事了。这就是为什么在圣经中,先知职事是最涉及音乐的(王下3:15,撒上10:15),因为音乐最能唤起感情。这也是为何在圣经中,做出最疯狂行为的人,似乎总是先知(赛20,结4,结5,耶13)。当一个人的感情盖过他的天然理智时,就会变「疯狂」,而先知就是蒙召让神的感情流过他,盖过任何天然理智所设的禁制。

  这是为什么信徒在领受圣灵的浸时(徒2:1-4),第一件事就是说方言,因为说方言意味说出你天然理智所无法了解的话。在圣经里,圣灵的浸经常和「先知性膏抹」连在一起(珥2:28),因为圣灵在本质上就是先知性的。先知蒙召去做和说出他们天然理智可能无法完全了解的事,这就是为什么有时他们看似疯狂的醉汉(徒2:12-13,撒上1:14-20)。

   说了这许多,我们也要强调,如果先知不被一个受神的审判所管束的「理智」,和一颗顺从神旨意的「心」所约束,他的「感情」就很容易被左撇子的赫人所接管和利用,使他失去目标和方向。

  在历代志下18章,圣灵让我们看见一群先知在亚哈王和约沙法王面前说预言,宣称神会让他们打败亚兰人。恶王亚哈只有在确认会听到「吉言」的前提下,才相信所谓「求问耶和华」,如果神的话和他的欲望相违背,他就漠视。换句话说,北国的王亚哈是「以左边为本」,相信「没有真理的恩典」。

  反之,南国的王约沙法是个公义的王,虽然有时会犯下「交友不慎」的罪,但他相信人和神的关系应「以右边为本」、「真理优先」,以致他能察觉出在这些先知中有个错误的灵,所以才问亚哈是否还有别的先知,可以验证这项「得胜的预言」。圣经接着记载:

  以色列王对约沙法说:「还有一个人,是音拉的儿子米该雅。我们可以托他求问耶和华,只是我恨他;因为他指着我所说的预言,不说吉语,常说凶言。」约沙法说:「王不必这样说。」以色列王就召了一个太监来,说:「你快去将音拉的儿子米该雅召来。」以色列王和犹大王约沙法在撒玛利亚城门前的空场上,各穿朝服坐在位上,所有的先知都在他们面前说预言。(代下18:7-9 

  亚哈恨米该雅,因为米该雅总是告诉他实情;换句话说,米该雅总是持守着真理(以右边为本)发预言(左边的动作)。其他先知则较关心要顺服人间的权柄(亚哈王),超过要顺服神的旨意,以致他们最后总是按照王的心意发预言。

  当你继续读下去,就会发现这些「假先知」其实是「实在的」先知,他们确实蒙召作先知。他们之所以变成「假」先知,非因他们不是先知,而是因为他们不持守真理。任何人只要漠视真理,就自动进入虚假之中,因为根据定义,一切不真的事物就是假的。例如,一张「假」美钞是一张实在的钞票,它不是虚无想像的;它之所以是假钞,是因它自称是美国联邦政府所印制,其实却很可能是在某人的家里,用一台现代彩色印表机印出来的。

  因此一个假先知在发出假预言时,很可能真的「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灵的同在。他所发的话很可能不是出于自己的理智,而是来自一个运行在他感情中的灵(事实上,所有预言都是这样发的)。问题是,在历代志下18章里的先知们所感受到的灵,并非神的灵,而是神所差来的一个虚谎的灵,目的是要欺骗亚哈和这群先知,正如米该雅被带到两王的面前时所宣称的:

  米该雅说:「你们要听耶和华的话。我看见耶和华坐在宝座上,天上的万军侍立在他左右。耶和华说:『谁去引诱以色列王亚哈上基列的拉末去阵亡呢?』这个就这样说,那个就那样说。随后,有一个神灵出来,站在耶和华面前说:『我去引诱他。』耶和华问他说:『你用何法呢?』他说:『我去,要在他众先知口中作谎言的灵。』耶和华说:『这样,你必能引诱他,你去如此行吧!』现在耶和华使谎言的灵入了你这些先知的口,并且耶和华已经命定降祸与你。」基拿拿的儿子西底家前来打米该雅的脸,说:「耶和华的灵从那里离开我与你说话呢?」米该雅说:「你进严密的屋子藏躲的那日,就必看见了。」以色列王说:「将米该雅带回,交给邑宰亚们和王的儿子约阿施,说:『王如此说:把这个人下在监里,使他受苦,吃不饱喝不足,等候我平平安安地回来。』」米该雅说:「你若能平安回来,那就是耶和华没有藉我说这话了」;又说:「众民哪,你们都要听!」(代下18:18-27

  米该雅宁可为发出真预言而下监,而不愿顺服于当时围绕着他的虚谎气氛(参见启示录2:8-11)。米该雅是一个感情被神所用,以致能发出真预言的先知,因为他的心和理智都持守在那令人不太舒服的一边:右边。

  请注意西底家前来打米该雅的脸,质问他说:「耶和华的灵从那里离开我与你说话呢?」(23节)这意味西底家(他是真实蒙召的先知)在发预言时,真正感觉到有个灵的临在正流过他,他也认为这就是神的同在。

  你们曾领受和发过预言的人就知道,有时发预言会起鸡皮疙瘩,感受到一股强烈的临在通过你的身体,这正是西底家所感受到的。在发预言时有这种生理反应并非罕见,因为正如我们在前面所说的:发预言是当一个灵(但愿是神的灵!)流经你的感情,盖过你天然理智的时候:

  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有限,先知所讲的也有限。(或译:我们所知道的有限,所发的预言也有限。)(林前13:9

  然而,如果你的心不对,如果你总是躲避,不持守他的真理,不活在他持续的审判下,神自己会容许你被暴露给一个虚谎的灵,这灵「感觉」像是神的灵。当神看见你将信心放在自己的感情上,而非他的真理上(这会杀死个人意志)时,他保证你必会被这些感情欺骗。切勿将你的感情偶像化!切勿将左边放在右边之前,这就像把马车放在马之前一般,本末倒置。

  有人也许会问,「我们怎知道历代志下18章中,临到众先知的灵是赫人的灵呢?」我们可比较以下事实来证明:

首先,赫人的灵乃是攻击人的感情,而这群先知正是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感情流经他们。

其次,赫人正如任何「好」恐怖份子一般,会乔装假扮,装成朋友,其实却是敌人。在历代志下18:29,亚哈和约沙法决定忽视米该雅的话,而前去攻打亚兰人时,亚哈叫约沙法穿着王袍,而他自己却假扮士兵。约沙法对此要求的顺服,几乎害他丧命(代下18:30-32)。亚哈决定乔装上阵,而让约沙法成为亚兰军的诱饵,这正是「典型的」赫人作风。

第三,亚哈死于一支随意射出的箭(32节)。箭与刀的差别,在于射箭者不须靠近敌人,就能致他死命。射箭者可以躲在暗处,远远的就杀死敌人,就像现代的狙击手一般。亚哈被一支随意射出的箭所杀,是神以先知性方式告诉我们:亚哈因容让赫人的恐怖之灵进入其心中而丧命。这支「随意」的箭,是米该雅在「真理」中发预言时所射出的。

  值得注意的是,正如赫人能从暗处发箭,他们的属灵对头-神的先知子民-也能向空中射出先知性话语,而影响到遥远之地。我在基督里的弟兄姊妹,你乃被呼召在先知的恩膏中行动(启19:10,诗105:15),要投入属灵争战对抗执政掌权者,透过祷告向空中射出先知性话语,然后安息,确信这些箭会影响近处和远方,你将为神要彰显在这全地的荣耀铺平道路。

  当你从祷告的内室射出这些箭时,没有人看见。也许你不会获得任何来自人的称许,但那鉴察隐藏之事的神会公开奖赏你(太6:5-6),相信我,你最大的奖赏就是看见我们天父的旨意成就在地上(太6:9-10)。当你向己死,他的心愿成了你的心愿,他的得胜也成了你的得胜。当你持续如此行,你就在预备自己,在永世里与他合而为一,这就是真正的永生。

  当神透过先知何西阿说以下话时,他就是指着今日的教会:

  他们并不诚心哀求我,乃在床上呼号;他们为求五 新酒聚集,仍然悖逆我。我虽教导他们,坚固他们的膀臂,他们竟图谋抗拒我。他们归向,却不归向至上者;他们如同翻背的弓。他们的首领必因舌头的狂傲倒在刀下;这在埃及地必作人的讥笑。(何7:14-16    

 

对付赫人的杀蟑剂

 

  由于赫人是在「右边」被忽视之处最能孳生,当右边被恢复时,他们就自动被赶逐出去。赫人也是混乱和脱序的灵,痛恨法律和正义被建立起来。这就是为何凯达组织要倾全力在伊拉克制造混乱,防止一个公正的政府被建立起来。

  神在箴言中说到:

  没有异象,民就放肆(或译:灭亡);惟遵守律法的,便为有福。(箴29:18

  神乃是透过先知性的膏抹赐给教会异象。当赫人来到一个地方,他们便扭曲先知性的膏抹,正如我们在历代志下18章所见的。这意思就是,当赫人进来时,他们会夺去人真实的先知性异象。根据箴29:19,这导致百姓灭亡,意即信徒丧失掉恩赐、职事,和神给他们的先知性呼召。但箴言29:18后半段提到「律法」,指出杀掉这种剥夺异象的赫人之灵的最有效药剂,就是神的律法,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右边」。

  当「右边」被重建,教会恢复传讲公义和审判的话语时,使人失去目标和方向的赫人之灵就被赶逐出去了。这就是对付赫人的杀蟑剂。

 

「公开」的恩典引来赫人

 

  在结束本文之前,还须说到有关赫人的一个重要题目。正如前述,赫人乃是左撇子的灵,而在圣经里,「左侧」是和恩典等事物相关,「恩典」这字则有美丽和优雅的概念,因此「恩典」这字可以很容易用「美丽」来取代。

  但我们也看见,「左侧」也和「秘密」有关。这就是说,藉由一种「奇怪」的方式,「美丽」和「秘密」是很亲密的相连的。这话怎讲?

  美丽的身体是神赐的礼物,不是魔鬼所发明的东西。你那美丽外貌的恩典背后,隐含一项「真理」,就是这美丽应吸引人就近神的美丽,而不是就近你的美丽。正如燃烧的荆棘,是要吸引摩西注意神对他说的话,而非注意荆棘本身。

  当你读出埃及记第三、四章,看到摩西受吸引去「看一个大异象」, 就是荆棘被火焚烧,却没烧坏。这就像我们受吸引,忍不住去盯着美丽的落日,或一个年轻男子,忍不住去盯着一个美丽的女郎一般。在出埃及记第三章的前四节中,「荆棘」这字在原文里共出现五次(五代表五重职事,也代表服事的恩典),之后在这章中就没再提起。事实上,被翻译成「荆棘」的希伯来字cenah,另外只在申命记33:16再出现一次,此外就不见于圣经他处。这表示从出埃及记3:4之后,摩西的焦点不再在荆棘上,而在那位从荆棘中向他说话的主身上。

  如果你是一位美丽的年轻女士,当走在街上时,可能会吸引年轻男子的注目。但如果你是在圣灵里,这几秒钟的注视,将对那男子构成一个属灵的接触点,使他经验到神的神圣同在,就如摩西在靠近荆棘时所经验到的一般。请记住,神对摩西所说的头一句话,就是叫他别再靠近,并把鞋子脱掉,因为他正站在圣地上。

  基督里的年轻姊妹,如果神给你外貌的美丽,要将这美丽分别为圣归神,让这美丽成为一个媒介,吸引人注意那位住在你里面的全能圣洁神。切勿利用外貌的美丽博取别人的赞扬和崇拜,那是在荣耀自己。利用你外貌的美丽(恩典)去宣扬「你」,意味这恩典已从「真理」的根基上挪开(而神却是为着这真理,才将恩典赐给你的)。一个不奠基在真理(真实)上的恩典,就成了「假恩典」,因为真实的相反就是虚假。

  即使你已将外貌的美丽分别为圣归主,你也须了解这美丽(恩典)只能有限度的公开展示。出埃及记3:5,神吩咐摩西勿再靠近荆棘,他没有对摩西更多显露自己,直到摩西向神的呼召「委身」。同样,你的美丽身体也有一部分是不得公开显露的。对另一人之美丽的最深享受,只有在一个被「委身」(也就是盟约)遮盖的亲密关系中,才能得到。

  例如,你无法真正享受一个人的友谊,除非这友谊已达到一种信赖水平,以致你们可以彼此述说秘密,分享内心最深处的盼望和惧怕。如果你把这些东西分享给一个陌生人,而他并未和你建立真实友谊的盟约,那就是「自杀」。配偶之间可以深刻的享受彼此身体之美,因为知道彼此已经互相委身,愿和对方分享自己的余生,并誓言在自己的配偶之外,不和别人发生这种亲密关系。在婚约之外作此事,就是自杀之举。你不能将自己的「圣物」(就是你的内在珍宝)给狗,因为它们会将它践踏,然后来摧毁你(太7:6)。

  由此可见,恩典(即美丽)和秘密(或亲密)是互相紧密交织的。当你公开暴露最深和最隐密层次的恩典或美丽时,你就是将美丽底下的真理基石挪掉了,因为「真实的美丽」,只能在公义的环境中掌权:

   就如罪作王叫人死;照样,恩典也藉着义作王,叫人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永生。(罗5:21

  一个人如果持守真理,就必须先立下「死亡盟约」,才能享受别人私密的美丽。例如,婚约就是对你意志的「死刑」。当你结婚时,你等于在说:「我将自己的天然生命给你,除你以外,我不会和世上任何人发生亲密关系。」

  如果不必立下「死亡盟约」,就将隐私的美丽暴露,便失去其真理根基,美丽也变成假美丽,也就是缺乏右边的左撇子美丽。这将敞开大门,招引赫人的无目标之灵进来。

  这就是为甚么那些向他人不当暴露自己身体的男女,最后会持续不断的发作忧郁、沮丧、绝望,有时甚至自杀。这也是为何妓女通常会染上毒瘾,因为她们想藉此逃避赫人之灵的折磨;这灵就是她们在不须立下「真理盟约」的情况下,不断向人暴露隐私之美所招引来的。

  这也是为何许多教会失去真实的先知性恩膏的原因,因为年轻的「姊妹们」在会众中走动,穿着露股沟的裤子和惹火的衣服,公然暴露她们的身体之美,以致招引赫人的灵进来,渐渐把她们自己和会众里其他人生命中的先知性恩膏吸光。

上一篇:革迦撒人的灵  下一篇:耶布斯人的灵

回到上头  回「补充资料」